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文章归档 > 2015年二月
2015年02月16日 07:24

提高缴费额度难解医保危机

据人社部、财政部近日联合印发的《关于做好2015年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工作的通知》,2015年各级财政对城镇居民医保的补助标准将提高,同时,城镇居民个人缴费基础也将提高。
 
从这个文件可以看出,政府对非在职职工的医保覆盖深度将进一步加大。中国医保的自费比例过高始终是个大问题,这也是作为普惠性质的医保应该改善的。但提高报销比例必然面临资金从何处来的问题,因此,提高缴费基础也成为政策的必然。
 
其实,各级地方政府提高医保缴费基数已经成为一个长期执行的政策。其中分为两个部分,一方面每年都提高封顶数的上限,以加强对高收入人群医保和社保的征收。另一方面是......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5日 09:26

美国药品福利管理市场加速整合

受到奥巴马平价法案的推动和天价特种药(Specialty drugs)的挤压,美国的PBM市场正在迎来新一轮的变化。为了应对新的市场挑战,PBM市场正在加速整合,做大用户数仍将是PBM致胜的关键。
 
PBM是药品福利管理(Pharmaceutical Benefit Managers)的简称。PBM通过与药品企业、医疗服务机构、保险公司或医院签订合同,以求在不降低医疗服务质量的前提下,影响医生或药剂师的处方行为,达到控制药品费用增长的目的。自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发展以来,PBM在美国已经获得了较大的发展,整体市场规模超过3000亿美元,而且在未来数年将继续快速增长。
 
PBM在美国分为两种模式,独立第三方和大......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3日 08:31

当有机遇上医疗

主打有机的Whole Foods也在打医疗的主意了。最近其创始人、CEO John Mackey对Bloomberg透露了其两个和医疗健康有关的想法。一个是通过Whole Foods的有机平台,提供营养指导和减肥计划,一个则更加庞大,直接建立诊所,可能提供给其员工,未来也有可能依托Whole Foods零售平台提供给消费者。
 
Whole Foods遇上医疗,这背后的机遇其实有两点,一个是饮食,一个是零售。
 
先说饮食。虽然没有确切的数字表明不良饮食增加了多少医疗开支,但饮食不健康和疾病的关联密切,而医疗体系最大的问题是医病,饮食作为无法量化的一种治疗手段,不会成为标准化医疗服务的一部分,但其实对个人健......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3日 08:21

定制服务的连锁诊所机会

美国基础医疗正在进入大变局的时代,其中最为抢眼的是定制服务的推出。而在中国当下的医改语境下,基础医疗正日益受到政府和市场的重视,定制服务在其上是否有机会?
 
要想在中国推出定制服务,首先要理解中国市场的环境。首先,个人在中国很少有愿意为没有发生的疾病去付费,这也是为什么除了强制的医保以外,商业健康险始终无法有大发展的原因之一。因此,要想像美国那样向个人预先收取保费或服务费的可能性比较低。其次,中国医院的门诊费用长期被压低,要想通过向个人收取高额诊疗费用的方法来发展只能走高端路线,这将大大局限自身的规模。最后,病人对基础医疗根本就没有信任,如何重建信任来吸引用户是......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2日 08:54

医疗和养老保障大缺口:自由职业者

医疗和养老保障大缺口:自由职业者
中国未来有一个人群对健康保障有硬需求,也具备支付能力,但目前他们却被市场忽视了,那就是自由职业者。虽然没有官方的数据显示中国到底有多少自由职业者,但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自由职业者人数呈现增加趋势,这和其他国家年轻人群更加倾向自由职业的趋势是一致的。这里面有一部分自由职业者属于专业型人才,比如艺术家、摄影师、作家,也有大量是小微企业主,或者经营电子商务如淘宝店主,还有一部分则是挂靠性质的销售,比如没有福利的保险销售员,广告代理等。
 
 
这部分人中有相当比例其实财务状况不错,但要么是没有机构为其缴社会保障,要么就是小业主(如一两人的公司)......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2日 08:48

村夫日记第二本新书《互联网医疗大棋局》出炉

村夫日记第二本新书《互联网医疗大棋局》出炉

由村夫日记出品的第二册新书《互联网医疗大棋局》已经由机械工业出版社于2015年2月出版。亚马逊中国率先发售,欲购请点击kindle版

本书将分为上下两篇,上篇集中介绍美国互联网医疗发展的趋势......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2日 08:40

中国医疗支付体系的十字路口:公VS私

中国的医疗支付正面临极大的困境,年轻人口减少,医保开源不力,医院运营模式依赖大处方大检查,节流也不力。中国未来的医疗支付到底走什么道路?发展商保到底能够起到什么程度的额外保障?到底是以公为主还是以私为主?
 
近日,《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报告》发布预测,2017年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就将出现当期收不抵支的现象,到2024年就将出现基金累计结余亏空7353亿的严重赤字。
 
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中央政府力图通过引入商业健康险来缓解目前的困境。在2014年11月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健康保险的若干意见》中,保监会已经明确表示将使商业健康保险在深化医药卫生体......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1日 08:21

用户习惯是移动医疗推广的最大软肋

与西方社会很强的运动文化以及对饮食结构的控制相比,中国社会在这两方面都非常薄弱。缺乏运动和饮食西化推高了慢病的发生率,虽然这增加了移动医疗未来的受众,但正是这些习惯也阻碍了移动医疗的发展。
 
根据Journal of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最近刊登的一项新加坡研究者进行的调研报告,只有两成的人会愿意使用移动医疗产品来控制疾病,而只有一成用户会积极参与。这项调研选取了新加坡84位刚被诊断为二型糖尿病的患者,男女对半,都能熟练使用智能手机和英语,并在之前从未用过移动医疗的App产品。调研所提供的App主要是进行卡路里摄入的监测和计步追踪,也就是跟踪治疗糖尿病所说的管住嘴和迈开腿。</......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1日 08:14

三问网络医院

广东的网络医院有了雏形,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已经开始在连锁药方布点进行远程医疗,根据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目前已经开设了300家,之后会继续扩大范围。目前的网络就诊是不收费的,主要针对常见病和慢性病。第一家网络医院出来了,但必须要问三个问题。
 
首先,医院和卖药的关系。网络医院虽然让处方出来了,但医院在处方背后的利益是否还有捆绑?是否会采取和药店分成的模式,还是完全脱离。如果两者还是捆绑在一起,那么医生同样有开大处方的动力,这和线下并没有本质区别。
 
第二个问题是服务费用。目前的免费模式很难给医生动力去做这件事情,就算价格审批后,媒体报道的10块......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0日 07:38

紧密型医联体能否推动分级诊疗

随着卫计委的政策发布,分级诊疗成为2015年市场关注的重点。但是,由于用户就医习惯和大医院自身的优势地位,分级诊疗的推动相当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各地在这一问题上进行的模式探索就显得引人注目。近日,镇江推出的紧密型医联体受到了市场的关注。与医保相结合的紧密型医联体能否成为推动分级诊疗在中国的发展,真正让基层医疗成为医疗的守门人?
 
所谓紧密型医联体是指,各地级市以一家三甲医院为首,向下整合专科医院和社区医院,通过政府出资,集团管理的办法,组建真正的医疗集团。通过紧密型医联体,集团的管理层对各个医院的医保指标进行严格控制,社区医院不再是大医院获取用户的通道,而是真正担任......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0日 07:34

基础医疗变局时代的美国远程医疗

随着美国基础医疗开始重构,远程医疗正日益受到青睐。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压力下,美国医疗控费的需求引导基础医疗向定制转变,进而推动美国基础医疗从以医生为中心向以患者为中心改变。以患者为中心就必须改变原先被动服务的模式,如果采用传统的接触病人的手法将推高成本,而借用远程医疗的方法则可以较低成本提高用户服务质量。
 
美国基础医疗变局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在急诊领域,通过提供急诊的替代解决方案来降低医疗成本。急诊的替代解决方案主要是提供线下的应急诊所和通过远程医疗降低病人去急诊室的频次。这两种方案主要是为用户提供便捷性的服务,方便不希望使用预约的患者。另一方面是在普通门......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09日 08:15

中国互联网医疗难圈医生

随着移动医疗的发展,各路资本蜂拥而入,意图再次制造下一个互联网热潮。但是,医疗本质还是医生的服务。因此,大部分创业公司在获得了资金的注入后将主要的精力集中在圈医生资源上。目前阶段,各家公司比拼的是自己医生的数量和质量,希望向市场传递自己拥有更多的优势资源,以此来吸引用户和投资人。
 
平心而论,中国互联网医疗远未到爆发的阶段,核心原因是缺乏政策和市场的推动。当整个市场没有足够动力的时候,依靠资金的强力推动只能是加速整个市场的扭曲,而不是让市场去水到渠成的发展。不过,中国医改已经进入关键时刻,市场改革的也到了转折的时刻。一旦政策的闸门打开,整个市场将真正进入快速发展......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09日 08:11

儿科投资:流量式布局挑战大 快速诊所更具优势

妇产科的高利润吸引了近年来一拨投资,民营机构迅速做大。而现在资本开始相中儿科,著名儿科医生崔玉涛创立的儿童健康管理中心弘晖资本500万美元融资。投资对于儿科的布局仍然是流量式的,把品牌和父母(也就是用户)先圈进来,未来再去考虑怎么使用这些资源。
 
儿科作为一个赚钱难的板块未来到底有没有商业化盈利的可能?我们先要问两个问题,一个是人口结构变化会对这个行业造成怎样的影响?另一个则是传统端如何与移动端结合创造盈利可能?
 
先来看人口问题。中国80年代生育高峰时候每年新生人口超过2300万,90年代后开始稳步下降,2000年之后逐步降到1500万以下,这个趋势非常......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06日 08:06

电子病历互动:定制医疗的关键一步

随着互联网医疗的发展,电子病历正日益扮演枢纽的角色。电子病历不再是仅仅留下病人病情和诊疗方案的记录,而是和整个产业链打通,无论是诊前、诊中还是诊后,医生都需要电子病历作为参考,特别是要通过远程医疗进行问诊和通过远程进行监控以及慢病管理,都离不开电子病历。但是,电子病历目前仍然是单向的,主要由医生填写和管理,患者与医生的互动是在不对等的前提下展开的,这不利于从以医生为中心向以患者为中心转变......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06日 07:54

重金收购运动社区 传统厂商着眼营销

运动健康类的移动医疗产品面对难以找到盈利方式的困境,但却并不阻碍其傍上传统企业为自己找出路。最近美国运动服饰和配件公司Under Armour把两家运动App公司收入囊中,分别是4.75亿美金收购MyFitnessPal以及8500万美金收购 Endomondo。前者从跑步路线做起,后来慢慢发展成一个运动者的社交社区,目前有约8000万用户。后者是一家丹麦公司,有大约2000万欧洲用户,主要为运动者提供运动指导和跟踪。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05日 08:15

管理式医疗:移动护理的价值核心

伴随着快速的老龄化,中国未来的护理需求正快速上升,但中国的护理人才奇缺,需求和供给的差距逐渐拉大。虽然,政府已经采取了一些推动的手段,市场上也有相关的供给方逐渐涌现。但受到市场、文化和代际的价值观差异的影响,未来中国医疗护理和康复服务的短缺已成定局。在这一局面下,如何填平这一鸿沟就成为政府和市场都需要思考的问题。而适时引入管理式医疗(Managed Care)的概念则有助于缓解问题的累积并部分解决未......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05日 08:09

美基础医疗大变局 进入定制时代

随着平价法案的推出,美国医疗体系迎来了大变革的时代。联邦医保Medicare到2016年底要有30%的付款从“按次数支付模式”(fee-for-service)转化到“价值支付模式”。到2018年这个比例将上升至50%,这将从根本上改革目前的医保支付政策。面对政策和市场的变化,作为守门人的基础医疗首先感受到了这一寒意,开始谋其转型,而资本方也嗅到了其中可能带来的巨大市场机会,逐步进场成为背后巨大的推手。
 
美国医疗的支付主要依靠商保和来自联邦政府的医保(Mediacare和Medicaid),自费只占非常小的部分。此次平价法案的推出虽然只是适用联邦政府的医保,但对商保未来赔付方式的影响不可低估。......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04日 08:27

移动医疗APP的三个挑战

移动医疗App的发展越来越呈现出这样的趋势:靠自身独立运营的难度加大。可穿戴设备等硬件在未来很难单独盈利并成为真正的入口,移动医疗App未来的发展必然趋势是成为某种服务的附属和入口。
 
移动医疗App将面临三个挑战。首先,随着App产品越来越多,功能越来越接近,市场也一直处于分散状态,如果走配合服务的路线,未来App的销售会不会变得更加像药品一样,争抢医生渠道,获得医生推荐,然后才能区别于同类产品,到达用户手中?
 
这是有可能的。渠道而非产品对App越来越重要。研发和技术不再是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因为这门槛并不高,可复制性也很强,关键是产品做出来之后怎么......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04日 08:21

市场机会巨大 农村远程医疗需过三关

本年度的中央一号文件肯定了农村远程医疗的发展方向,这背后的意义一方面是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不平衡,帮助提高农村基层服务的能力。另一方面,如果市场试验成功,或许可以成为基层、大病、检查三者职能逐渐分离的一个经验,为今后进一步的分流打下基础。
 
三甲医院经历了一轮快速膨胀,但这种膨胀加大的是流量,里面却有很多拖累效率的流量,比如开药、看小病、重复就诊,这些流量的存在不仅让服务质量变得更糟糕,对增加核心医学能力也没有推动力,只是拖累医生花了更多时间在繁琐的行政劳动(比如来回开处方和检查)上,对提高临床能力并无太大帮助。
 
一个健康运作的医疗体系......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03日 08:26

三甲医生社区开诊所 剥离“户口”是关键

医生离自由身或许又近了一步。北京今年将调整社区用药目录,把慢病用药下放到社区医院以及卫生站,同时不分药房可能成为定点社区药房。不过最大的松动或许是允许大医院医生在社区开诊所。但真正的推进和市场落实中也许还会有几个问题。
 
允许大医院医生开私人诊所,首先医生需要经历从店面、基本设施、人员配备等方面一系列置业流程,有多少医生有精力在三甲之外的时间做这些事情,又有多少医生有这个经营能力去做这些事情,此为第一问。就算名医有动力做这些也有能力去做,三甲愿不愿意放行。假如真的如设想的那样,基础用药尤其是慢病用药下放到社区和药房,那么私人诊所的处方就会流出去,目前仍然依赖处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