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文章归档 > 2020年10月
2020年10月29日 07:35

DIP点数法对民营医疗的挑战

如果说DRG对民营医疗的挑战是集中在对低效和低价值业务的冲击上,那么DIP点数法对民营医疗的挑战则主要集中在自身业务规模上。相较于DRG,DIP对民营医疗的短期冲击更大,将直接关系到自身生存。

 

与DRG不同,DIP点数法在精细化管理上仍稍粗放,但基本原理与DRG是一样的。在服务效率、费用转移、病例转移、成效和收入结构这五个方面将持续对民营医疗机构形成压力,从而迫使其转型。但DIP点数法仍有自己的特色,而这些特色对民...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6日 07:49

DIP点数法对商业健康险的挑战

随着DIP模式的试点,在DRG模式之外,以点数法和新的病种分类方法来推动医保支付制度改革成为一种新的路径。随着医保支付规则的改变,对于基于医保之上来开发的商业医疗险,用户需求和由此导致的理赔需求将改变市场的趋势。

虽然点数法在国际上较为通用,但主要是在门诊使用,只在部分地区在住院领域和DRG共同应用,但核心还是以DRG为主,点数法为辅。国家医保局此次推出的DIP模式主要以区域总额和基于大数据的分组方法来推...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2日 07:00

大医院持续扩张下的互联网医疗

分级诊疗虽然长期以来是政策力推的举措,但至今仍未有实效。这主要是因为医生薪水难以提高到和大医院齐平,基层的守门人制度很难真正推开(见《医疗服务守门人制度是否更昂贵?》)。

 

因此,守门人制度如果不能真正实施,替代昂贵守门人的远程问诊的逻辑也就不存在了。比如,美国商保支付线下问诊是160美元/次,而线上问诊是70美元左右/次(59美元-89美元)。当然,美国的快速诊所价格也较为低廉,但主要由医生助理和执业护...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19日 07:33

健康管理:医保主导下的市场规模想象

面对全球性的老龄化和医疗开支持续高速增长,健康管理一直被各方寄予厚望,希望通过对慢病人群的持续管理,降低或减缓整体性的医疗开支增长。

 

从世界各国尤其是高度老龄化的发达国家来看,健康管理主要是医院的附属服务,核心目标是为了满足支付方的控费需求而不是医疗机构自身的主动需求。由于健康管理涉及从筛查、治疗到院外管理等多个环节,但支付方对相关各个环节的支付水平远低于住院和问诊,医疗机构的动力始终是不足...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14日 07:24

医疗服务守门人制度是否更昂贵?

长期以来,分级诊疗和强基层一直是政策的重心,但无论是政策利好还是市场在其中的投入,都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面对大医院的持续扩张,基层的占比节节萎缩。

 

一般来说,基层难有起色的主要原因是缺乏人才,药品和检查设备匮乏,以及由前两者引发的对基层信任缺失。不过,随着财政投入和药品目录的下沉,基层的药品和设备的难题并不是主要的挑战,尤其在经济发达地区,通过多年的投入和改革,基层的软硬件都得到了提升。最难...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12日 07:19

商保引入医保的国际经验及其启示

一般来说,将医保委托给商保经办是很多国家共有的特征,商保公司在其中担当的只是TPA的角色。不过,在市场化程度较高的美国和新加坡等国家,政府将商保机制引入医保,由商保公司对医保用户进行管理,让医保用户能通过较低的价格获取保障的升级,以达到医保、商保和用户三方的共赢。

 

从过去30多年的发展历程来看,将商保引入医保对监管当局有高度治理要求的。

 

首先,如何吸引商保公司的积极参与。商保公司都是逐利的,...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10日 14:19

互联网医疗:院内的流量无法衍生出院外的规模

中国市场巨大的医疗服务开支增长一直是吸引投资想象的,但由于医院同时具备强大的门诊吞吐能力,各个层级医院事实上控制了院内外主要的流量和收入。因此,医疗服务的增长主要受益方集中在大中型医疗机构手中,而不是单体的诊所或小医院,遑论线上第三方医疗服务平台。

 

不过,即使能从院内手中获取很小的一部分也足够支撑一家公司的成长,过往的互联网医疗故事大都从这个角度展开。但事实上,在医院持续高速扩张的前提下,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