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百“糖”大战何时休?

百“糖”大战何时休?

随着以健康管理为核心的移动医疗在中国的快速发展,大量创业项目涌入慢病管理领域。在目前众多的慢病管理项目中,以糖尿病人的健康管理和服务的项目又是重中之重。与高血压和高血脂相比,高血糖对健康管理的要求以及对药物的依赖都是最高的,这也意味着糖尿病对医疗资源的消耗也最大。作为占有全球将近1/3糖尿病人的国度,中国未来整体在糖尿病上的开支是非常巨大的。因此,如此众多的项目涌进糖尿病领域也是情理之中的。
 
但是,如此众多的糖尿病项目却始终营收乏力。移动医疗领域缺乏保险公司和雇主作为支付方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目前的用户习惯和医疗体系很难支撑这样的项目。
 
在谈到糖尿病的移动医疗项目时,各方都会津津乐道于美国的Welldoc。Welldoc作为FDA认证的处方形式发放,必须由医生开具,最终由保险公司和雇主买单。现在中国的市场也明白在没有商保发展的前提下,很难指望糖尿病app会获得较好的营收。因此,在当下的中国市场,项目方都已经将宝压在药厂这一支付方上。
 
随着药品专利的集中到期和对价值医疗的强调,美国的药厂都已经开始将营销方式从纯粹的卖药转变为药效管理,通过为用户提供移动医疗产品来提升药品的疗效。中国的市场虽然目前没有这方面的压力,但外资药厂由于面临很强的合规困境,不得不加速来进入移动医疗领域来抢占先机。
 
但药厂的进入并不是像投资方那样广撒网的,而是需要找到真正有效的产品。如何证明产品的有效是具有很大挑战的,这里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中国的移动医疗产品因为缺乏支付方,始终无法获得大量的用户,在用户数规模偏小的时候,没法用数据来衡量一个产品的有效性。在这个悖论中,药厂也无所适从,所以只能从产品自身的价值和服务能力来看,但这样的挑战过大,很难找到匹配的项目。
 
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对糖尿病项目完全丧失了判断能力。现在上百个糖尿病的app项目同质化非常严重,总体缺乏核心竞争力,究其原因主要是后端的服务能力跟不上。由于中国的医疗资源主要集中在大医院,病人对基层的医生普遍缺乏信任感,为了迎合病人的需求,现在的app普遍都将后端服务资源往三甲接。但是,大医院的医生太忙也不屑于为了这点小钱来为慢病患者服务。这使得这类app在后端服务上具有天生的软肋。
 
基层的全科医生在慢病管理上具有明显的优势:离病人近,可服务时间长,对病人可以全程跟踪。但是,中国基层医疗资源长期匮乏,医生素质仍有待提高,这些都制约了糖尿病app在后端服务上的能力。因此,糖尿病app要发展,最终取决于谁能抓住优秀的基层医疗资源。而这取决于在未来的5年内,基层医疗的发展能否真正的全面铺开并获得较大的进展。
 
糖尿病app在中国发展的另一大难点是如何转变用户的习惯。中国长期缺乏运动文化,对饮食的控制意识也非常薄弱,这都不利于这类app的用户粘性。中国人的糖尿病之所以高发,主要是因为饮食不进行有效的控制,大量摄入高糖和高脂的食物,同时又习惯久坐,加上对汽车的依赖,更加剧了疾病的高发。虽然糖尿病app可以要求用户对其行为进行管理,但到底有多少用户愿意坚持。根据新加坡的一项调查,只有两成的人会愿意使用移动医疗产品来控制疾病。亚洲人特别是华人的总体习惯是相近的,因此这项调研给我们的启示是用户教育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总体来看,糖尿病app所面对的不是一个成熟的市场,需要长时间的用户教育、依赖线下医疗体系的变革和支付方最终的壮大。因此,百“糖”大战仍将一直持续,再多的资金也总有烧完的时候,如何真正的强化自身的资源以吸引和粘住用户才是各家公司最大的挑战。线上的成败最终取决于线下的变革能否朝理想的方向发展。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