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网络挂号和支付是互联网医疗在中国发展最为迅速的分支。究其原因,不外乎是模式简单,可复制性强,可以成为夺取支付快速入口的最便捷方式。目前,腾讯通过入股挂号网和自身的微信支付入医院这两路并进,而阿里则主要是通过自己的未来医院来扩张。而其他的二线竞争者在财力和政商资源都远不如这两家互联网巨头,很难与之竞争。

网络挂号与两年前的打车软件有非常相似的发展路径。先是小公司开始铺,发展非常迅速,随着资本的进入,瞬间引发大规模的竞逐。随后各地政府开始介入,巨头通过自身的资源与政府达成一定程度的谅解后,获得在全国的快速发展。但大规模的盈利始终非常困难,因为在折价让利结束后,用户便会发生大规模的流失。

日前,广州市统一预约挂号服务“广州健康通”启用,广州市将统一预约挂号,今后将严禁医院私自放号给第三方合作公司。这一消息可以看成政府对挂号领域的干预政事开始了,而且还是选择自主来运作,严格排斥第三方。这对互联网巨头来说,不啻是一个小小的阻碍,而是巨大的挑战。

与打车不同,挂号原来是没有一个专门的部门来进行管理,虽然卫计委名义上是医院的主管部门,但挂号还是主要由医院各自管理。所以,高度分散的市场为进入挂号的公司也提供了机会。但是,广州市建成的统一预约挂号服务意味着这个市场政府希望自己来做,而不是交给第三方。

从本质上来看,网络挂号更接近火车票网售,是民生问题的最主要部分之一。政府对这块完全开放有着很大的顾虑。而且,挂号更多的是本地服务,面对的是老年人,政府必须考虑到这一因素。所以,政策风险相当大。一旦一个重要的地方政府堵住了入口,网络挂号公司将面临很大的发展阻碍。

其次,即使在有条件的监管下,网络挂号能展开,也将面临用户规模不及预期的困境。老年人一向是医疗支出的主要人群,在各国基本都占到医疗支出的40%以上。中国的老年人不太会使用互联网产品,这很大的制约了网络挂号公司的发展。所以,目前的网络挂号主要是和妇产科和儿科等年轻人聚集较多的专科医院。无法像打车软件那样短期内获得目标客户群中的大部分。所以,如果希望网络挂号能像打车那样成为移动支付的主要入口,难度还是相当大的。

再次,网络挂号明显受制于线下的医院。很多大医院不缺病人,他们对网络挂号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现在这些互联网公司与他们的合作并不稳固。很多大医院在区域内或者全国都有着很好的声誉,他们完全有能力去开发自己的系统来覆盖整个区域,通过控制在手的线下资源来做线上相对容易很多。这对网络挂号公司也有着很大的冲击。

打车软件主要面临的是政策的风险,而且相对容易克服,所以主要就是通过地推和花钱买流量的戏法来抢占市场份额。而网络挂号不仅面临着政策的巨大风险,也有来自用户和市场的多重挑战。无论是向医生个人营销发展,还是向病人管理发展,网络挂号的模式都无法说单独存活。网络挂号市场的竞争不会也无法复制打车软件的战争,未来将面临的是一个不确定性的市场,及早投入巨头的怀抱也是明智之举。

http://www.cunfuriji.com/?p=3291

话题:



0

推荐

村夫日记

村夫日记

1441篇文章 1次访问 56分钟前更新

以常识为基础,以逻辑为经纬。Latitude Health是一家为大健康领域投资者和从业者提供咨询的机构,主要为医疗行业内的公司提供战略性的咨询和建议。我们的业务主要包括市场分析、战略规划和实施策略以及投资咨询。欢迎关注我们的Wechat:cunfuriji。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