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OSCAR HEALTH:互联网做健康险的挑战

OSCAR HEALTH:互联网做健康险的挑战

近日,福布斯率先披露了美国互联网健康险公司Oscar Health获得了高达4亿美元的投资,这一轮投资是以Fidelity(富达)领投,投后估值高达27亿美元。作为一家成立不到4年的公司,这一融资规模和估值刷新了市场的预期。Oscar Health的会员规模成长迅速,从2015年初的1.7万人增加到2016年初的14.5万人。公司预计到2021年,会员数将超过百万。

作为一家新的以互联网为卖点的健康险公司,Oscar Health的会员数和营收增长较快,满足了资本对增长的预期,也符合互联网高增长的特征,成为热门的投资对象。Oscar Health之所以取得如此高速的增长,离不开政策和市场自身的利好,也由于其采取更有效的快速扩张战略。

首先,自从医改法案在2013年实施以来,由于鼓励个人购买保险,且保险公司不得以既往症拒保。在此政策引导下美国各州形成了保险交易所(Exchange),主要为包括小企业主、小公司、自由职业者等群体提供保险。过去不买保险的小业主、经济较困难但还没有达到美国Medicaid补助的人群开始进入健康险购买群体,这推动了个险市场的发展。这为各类医疗保险公司扩大自身业务提供了契机,也为类似Oscar Health这样的创业公司提供了市场机会。目前全美已经有1000万用户在保险交易所购买了健康险,与大型巨头获得的用户数相比,Oscar Health的用户增长虽然不值一提,但对创业公司来说已是爆发式增长了。

其次,Oscar Health主要在线上面向个人销售医疗保险,由于手续简便,且更多采取互联网医疗的服务,比如提供健身和线上问诊等,受到年轻个人用户的追捧。与所有的优质互联网公司相同,Oscar Health有着较高好的用户体验,而且也有着非常成功的市场推广。比如其推出的运动折扣计划(即通过运动可以获得保费折扣)的参与率就非常高,虽然其他大型保险公司都有类似的计划,但参与率明显要低。

再次,Oscar Health在医疗服务网络的拓展上采取了不同的策略。在纽约和新泽西这两个最早的市场,其主要是通过租用其他小型医疗服务网络的方式来快速扩张,摆脱了耗时耗力的自建医疗服务网络。在2015年,Oscar Health开始进入西部的加州和南部的德州并采取窄服务网络(Narrow Network)策略。所谓的窄网络是与大型保险公司的庞大医疗服务网络相对应的,对于大型商保公司来说,由于以企业团体客户为主,用户需求多样且分散在全国,必须提供庞大覆盖面的医疗服务网络。而对于小型保险公司来说,建立庞大的医疗服务网络是不现实的也很难取得预期的效果,不如只和小部分医疗服务方合作,提供更低的价格和更好的服务。Oscar Health在加州甚至还参与到了医疗服务的投入中,与医疗服务机构共同分担成本和分享利润,而不是像传统的保险公司只是提供赔付。通过租赁和窄网络,Oscar Health快速扩张了服务网络,为其有效吸引用户提供了基础。

但是,医疗保险毕竟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线下行业,如果说市场推广能力和用户体验是互联网公司的利器,那么医疗服务网络、风控和医疗保险自身的规模则是互联网公司必须面对的挑战。

首先,个人医疗保险是一个非常高风险的市场,这甚至迫使全美最大的医疗保险公司UnitedHealth在去年底宣布考虑退出个险市场。个险市场打开之后,最先进来的往往是逆选择最高的群体,而自认为比较健康的人往往会等一等。因此,当市场从无到有,不得不经历一个先期逆选择很高的高风险阶段。而且,由于风险高企,Oscar Health与其他各家保险公司一致,采取高免赔额加上较高的自付比例来降低保费价格和控制成本,这对于很少看病的用户来说,其实并不十分划算。

因此,一些保险公司则迫于亏损压力,一方面把医院网络越收越窄,一方面推高保费,比如Unitedhealth新一年的保费还可能增加10%。Oscar Health在2015财年亏损了2750万美元,2016财年第一季度则亏损了1140万美元,这迫使其2016年在纽约也提高了保费。

其次,医疗服务网络收窄降低服务能力,将迫使用户流入放慢。窄网络虽然承诺在网络内提供优质低价的服务,但用户的转变毕竟是需要时间的,而且,很多用户根本就不会改变自己的全科医生和长期就诊的医院。比如,Oscar Health将纽约长老会医院及其附属医疗机构从服务网络中勾去后,就有部分用户被迫离去。而且,窄服务网络已经引起了全美保险专业委员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Insurance Commissioners)的注意。根据最新的一项研究显示,全美有14%在保险交易所销售的医疗保险至少在一个常见的专科领域缺乏医师服务,这严重制约了服务的可及性。该委员会正在考虑制定相应的法规来规范这类服务可能产生的对合理的服务可及性(access to care)的影响。

再次,小保险公司在于大保险公司竞争中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这分为两部分:第一,大公司由于握有大量用户,可以在于医疗机构谈判的过程中拿到更低的折扣,能帮助用户付出更低,也反过来更为吸引用户,而小保险公司的价格就较高。比如Oscar Health在加州的产品的免赔额是2250美元,全科医生的自费部分是45美元,专科是70美元,这样的价格在大保险公司那里是完全没有竞争力的。因此,Oscar Health在加州保险交易所2015年的市场份额只有1%都不到。

第二,小保险公司对医生的吸引力也很低。由于大保险公司可能给医生一次带来几十个病人,医生处理保单也相对容易。但每个小保险公司可能只带来2、3个病人,如果与多家小保险公司合作,医生处理保单的行政费用将急剧升高。

另外,医疗保险是一个非常讲究规模的行业,这也就是为什么过去几十年的保险市场发展是一个不断兼并的过程。由于医疗保险的当期赔付较多(65-70%),行政成本高,这导致行业的净利润率非常低。如果不能做大规模,吸纳一定比例的健康人群进入,长期亏损是无可避免的。对Oscar Health来说,由于目前的用户群主要集中在45岁以下(65%的用户),整体赔付并不会太高,但随着进入德州和加州,大量低收入和不良生活习惯的用户加入,慢病人群将成为其赔付主要的流向对象,这加重了其亏损的幅度。

最后,如何管控最赔钱的用户。医疗保险赔付比率最高的用户是那些慢病人群,如何管控好这一人群就能避免大额亏损。对于Oscar Health来说,他们也采用了互联网医疗的常用做法,让护士组成的医疗管理团队来监测病人数据,提醒用药和预约复诊以及和Teladoc合作进行远程问诊。但真正的慢病管理并没有那么容易,需要高额的投入以及线下服务的配合,显然Oscar Health并没有这个资金实力。而且慢病管理的效果也确实存疑,在短期内还无法体现出来,但高昂的医疗支出对类似Oscar Health这样的小公司却是很大的压力。

因此,通过分析Oscar Health可以看到,互联网公司虽然在医疗保险市场获得了高速的增长,但这样的增长是否可持续,投资者和互联网公司能否忍受长期高额的亏损,能否控制病人医疗费用的快速增长都是巨大的挑战。而且,最关键的问题是市场推广和用户体验并不是医疗保险市场的必备,医疗服务网络、规模和风控能力才是,而这都是互联网公司最为缺乏的。

Oscar Health的高估值是不可持续的。2015年,健康保险公司Centene收购其竞争对手Health Net,给出的估值是68亿美元。但Health Net拥有600万会员,Oscar Health只有14.5万会员,估值就要达到Health Net的将近一半,可见此轮科技股的泡沫。

总体来看,Oscar Health未来的发展仍要取决于个人保险市场的大势和公司自身的策略,但随着美国医疗保险市场的进一步整合,给Oscar Health的空间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http://www.cunfuriji.com/?p=5327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