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股价从12美元到1美元 Babylon能给市场什么启示

股价从12美元到1美元 Babylon能给市场什么启示

自从上市以来,Babylon Health的股价一路暴跌,股价从高点的12美元下降到1美元,市值只剩下4亿多美元。但同期,Babylon的营收大幅增长,2021年全年达到3.23亿美元,2022年一季度达到2.66亿美元。虽然市场面临数字医疗整体抛售的大环境,但主要因为是数字医疗公司营收大幅放缓,而为什么Babylon的营收大幅增长却没有换来市场的信心?
 

 

Babylon Health是一家位于英国的数字医疗公司,因为在疫情期间为伦敦的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的用户提供在线问诊服务而获得了市场关注。但是,受制于英国以医保为主导的全科医生体系,Babylon在英国并没有获得很大的增长,其营收还难以通过传统路径上市,只能在2021年通过SPAC的方式在美国上市。但由于其在2020年进入美国市场后获得了快速增长,Babylon已经成为一家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美国的公司。

 

Babylon在英国起家,但营收始终极低,疫情才带动了其发展。从招股说明书来看,Babylon在2019年的营收只有1600万美元,但疫情爆发当年,其营收就增长到7900万美元。Babylon的营收主要来自三个部分,第一,在美国为从事Medicaid MCO运营的保险公司提供数字医疗服务,与Teladoc为企业服务的模式不同,Babylon与保司签署按价值付费(Value-Based Care)协议,根据保司在Medicaid用户每个人头所节约的费用来分成,后来这一合作模式也扩展到Medicare。第二,软件许可使用费。Babylon将自己研发的由人工智能驱动的软件提供给企业。第三,远程问诊的费用。

 

从营收占比来看,软件许可和远程问诊收入的占比持续快速下降,根据Babylon最新公布的2022年一季报,按价值付费(VBC)占比已经上升到90%以上,软件许可收入大幅萎缩。由于VBC业务只在美国提供,这意味着Babylon的主营来自美国市场,观察其未来发展趋势的出发点也必须回到美国市场。

 

Babylon的营收增速是非常快的,2021年全年营收为3.23亿美元,但2022年一季度的营收已经达到2.66亿美元。如果从2021全年来看,美国市场贡献了71.9%,英国市场贡献了27.6%,其余地区只有0.5%。由于VBC只来自美国,其占比为68.4%,这说明美国市场还包括了一部分其他业务,主要是在线问诊收入。而软件许可和在线问诊主要集中在英国市场,软件许可的18.6%的收入和在线问诊的13%的收入的大部分都可归入英国市场。不过,随着2022年一季度软件许可收入的大幅下降,Babylon来自英国的收入已经降到个位数。

 

但是,问题也就凸显出来了,Babylon既然能在商保运营的医保产品获得如此高速的增长,为什么美国其他大型数字医疗公司为什么不进入这一领域,尤其是多家数字医疗公司的股东都是大型商保公司。下面就简单来看一下VBC业务。

 

VBC业务主要依托于核心产品Babylon 360。Babylon 360是在GP at Hand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一产品主要提供以在线问诊为核心,兼具自我健康管理、分诊、线下预约、转诊和其他医疗服务。Babylon执行的其实是一个远程全科医生的角色,通过对病人的治疗和健康追踪来降低急诊率和入院率,从而降低医疗费用。通过与美国商保运营的医保产品签约,Babylon以按人头付费的形式来分成,也就是说,如果一个用户的医疗费用超出了按人头付费的上限,Babylon将承担亏损,但如果产生结余,Babylon将获得结余的全部或一部分。

 

从实际运营的成绩来看,2020年,Babylon在VBC的赔付率是95.5%,2021年是99.4%,2022年一季度是100.4%。由于VBC的赔付率过高,如果叠加其他成本,Babylon的亏损是较为严重的,2021年,Babylon的营收为3.22亿美元,亏损为3.75亿美元,其中销售成本为近2亿美元。

 

数字医疗公司要打平并产生盈利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但面向企业的数字医疗的毛利普遍较高,主要由销售费用和行政成本高企导致亏损。但是Babylon的按价值付费的模式风险始终较高,赔付率常年维持在95%以上,这意味着其盈利的可能性基本没有。

 

在这一点上,可以参照ACO(Accountable Care Organization)控费的有效性挑战。根据杜克大学研究人员在JAMA发表的研究结果中的数据,2012年,ACO参与者在节省费用方面的节省比例是1.2%,但如果算上Medicare对费用控制有效的ACO的奖励,最终节省的比例只有0.4%。同时,40%的参与者第二年就退出了ACO。ACO的实际产出可能很低,也就是节约费用的实际金额很低,而其中消耗的行政、人员和各方面精力却很高,最终模式的投入产出是否匹配,是否适合大规模推广始终是一个问题。

 

VBC业务类似医疗保险,如果医疗赔付率始终接近100%,是永远不可能产生利润的。对保险公司来说,赔付率低于85%的同时,如果销售费用能控制在5%左右,还能保证规模化的利润,但超过85%是很难产生利润的,这与体量是无关的,并不是体量变大就会自动盈利。

 

因此,虽然Babylon预计2022年的营收可以做到10亿美元,但由于VBC业务的赔付率下降到可能性很小,市场对其模式的可持续性并没有信心,股价仍然长期低迷在1美元左右。事实上,如果按价值付费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业务,美国数字医疗公司早就蜂拥而入,也不用发愁去寻找下一个业务增长点。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