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从对平价医疗法案,以及之后多项法案的发展,以及Marketplace参保情况的变化的分析中,可以总结出下面几点:

1)补贴是marketplace参保率的主要推动力

政策对Marketplace的推动明显降低了没有保险人群的占比,这建立在政府大比例补贴Marketplace保险产品的保费上,补贴降低了超过70%的保费费用

政策方向尤其是补贴力度直接影响到参保人数的增长,在2017年到2019年Marketplace的参保人连续4年下跌,与政府取消对无保险人士的罚款、降低补贴力度,降低政府营销力度等直接关系。而到疫情开始后,ARPA和IRA的推出扩大了补贴范围和力度,直接带动了参保人数创新高。因此,补贴是推动个人购买保险的主要因素

个险风险高于团险因而价格较贵,如果没有补贴将保费降低70%,仅靠个人购买是无法提升参保率的

2)涨保费应对理赔率过高。Marketplace开设的早期阶段(2018年之前)保费较低,理赔率极高,导致一些保险公司退出了个险业务,留下和之后进来的保险公司选择了保费双位数上调,2019年之后理赔率逐渐起稳。

3)marketplace参保人的特征是女性多于男性,55岁以上的参保人占比上升。这一方面与美国人口的老龄化有关,一方面也是因为IRA推出后,对之前保费较高的年龄较大的参保人比较有利,他们可以获得更多的保费补贴,大幅降低购买保险的成本,因而参保意愿会增加。

4)在购买保险的产品上,基础计划占3成,升级主要是到银计划,且升级的意愿仍然和补贴有直接关系。由于CMS对升级到银计划给予自费部分的补贴,ARPA推出后对CSR补贴进一步放宽,因此才导致升级的人数增加。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点是升级的主力就是银计划,升级到进一步金计划和铂金计划的人很难超过10%。

从ACA下的个险市场发展来看,如果一个保险产品要做到高保障低保费,关键是对保费进行高额的补贴,否则保障惠及的人群和实际提供的保障深度都会较为有限,难以真正做到普惠。

保障能力主要取决于保费规模。从ACA的个险来看,在刚启动的2013-2015年,由于初始保费主要参考了原先进行核保的情况,没有考虑到对既往症开放后带来的巨大赔付压力,由于价格定的过低,大部分保险产品都面临高额亏损。2014-2017年,保险公司在保险交易所的损失超过150亿美元。但商业保险产品的好处是可以快速提价,最终扭亏为盈。

根据凯撒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KFF)的数据,交易所个险在2015年的全年医疗赔付率(MLR)是103%,2016年是96%,而2017年则下降到90%以下。赔付率下降主要是保费上涨带来的,交易所个险的平均每月保费从2013年的235美元上升到2017年的444美元,并在2018年达到621美元的历史最高,随后保费出现下降。

随着在5年内将保费上涨了近3倍,个险市场不仅企稳,还获得了一定的利润。但是,由于个险主要面向50人以下的小公司雇员和低收入人群,大规模上涨保费对其支付能力造成了冲击。不过,ACA在当初设计政策时就确定了对个人保费进行高额补贴,从实践来看,平均保费补贴高达70%,个人只需要支付保费的30%,即使保费上涨后,对个人的负担也并不是很大。而且,收入越低,个人支付的保费就越低,直至完全免费。

另一方面,由于美国退休年龄是65周岁,之后虽然可以进入政府医保Medicare,但50周岁以上的人群保费就会急剧上升。在这一过渡区间,如果收入不够高,保费对个人和家庭的压力是很大的,补贴政策对这一人群也有着很强的支撑。

因此,如果要对全民普惠,在开放既往症的前提下,对高龄和中低收入人群进行高额补贴是最有效的路径,而不仅仅是对所有人群无差别提供保障。

 

话题:



0

推荐

村夫日记

村夫日记

1548篇文章 57分钟前更新

以常识为基础,以逻辑为经纬。Latitude Health是一家为大健康领域投资者和从业者提供咨询的机构,主要为医疗行业内的公司提供战略性的咨询和建议。我们的业务主要包括市场分析、战略规划和实施策略以及投资咨询。欢迎关注我们的Wechat:cunfuriji。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