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移动医疗之殇

移动医疗之殇

如火如荼的移动医疗,一面是越来越多的市场进入者和投资者,一面则是一些风靡一时、吸引大手笔投入的公司支撑不下去,要么贱卖要么关门。最核心的问题有两个:究竟谁是移动医疗的支付者?移动医疗能不能作为独立的项目存活?

059fe9d-3.cached

美国的睡眠监测设备公司Zeo曾经风靡一时,如今公司人去楼空。Zeo创建于2003年,通过可穿戴手环配合App检测睡眠状况并配合睡眠改善意见和睡眠教练。Zeo试图走大众消费市场,不特别强调医学属性,渠道以BestBuy之类的零售商为主,目的是为大众消费者改善睡眠质量。Zeo从没盈利过,前后融资2700万美金却最终倒闭,没有找到买家。

另一家移动医疗公司Healthrageous运气好得多。Healthrageous前后融资1500万美金,为雇主提供员工健康管理方案,主要通过App追踪员工健康数据,如血压,血糖,体重,锻炼程度,饮食习惯,配合健康意见和指导。仅仅3年,Healthrageous的钱就烧光了,惨惨淡淡卖给了医疗保险公司Humana。

同样不卖则死的案例还有Massive Health,主打产品是一款监测用户饮食习惯的App,提供包括营养成分,热量,糖分等信息,Massive Health 自2010年创始前后融资225万美金,却一直无法在用户上获得快速提升。2013年迫于资金压力卖给了Jawbone,Jawbone主要目的是将其饮食控制App与自己的糖尿病类产品相结合。

这些公司有几个共性。首先是收费主要来自于大众消费者,医学属性弱,没有特别定位有特殊疾病的人群,换句话说,这些人可能有糖尿病风险,但并没有迫切性,缺乏动力来为此类服务买单。第二,产品单一,功能主要针对某一方面,可代替性非常强。用户选择其他品牌产品的体验差别非常小,一旦有免费的App可以代替,用户便会迅速迁移。尤其是硬件捆绑App的模式,一旦有更加便宜的产品,或者直接在手机上运用而不需要额外设备的产品,用户便会迅速流失。

这两点造成了这些移动医疗公司根本无法通过个人消费者收费的模式独立存活。

不卖则死。在美国,移动医疗最好的归宿可能是卖给保险公司。美国医疗保险公司面对走高的医疗成本,再加上奥巴马价值医疗的理念,有足够动力通过改善会员健康程度来控制成本,这包括日常基本健康数据监测,日常习惯改善等。各大保险公司也确实纷纷出手,收购用户群比较大,功能比较完善的移动医疗公司。比如Aetna2011年收购Healthagen,如今将其打造成Aetna在移动健康领域收购项目和单飞业务的孵化器。

再反过来看中国的移动医疗。目前市场刚刚起步,走的路线和美国类似。雨后春笋般的初创企业通过硬件加App形式推进市场,产品同样单一,通常是针对一类功能,如康康血压,37健康,收费模式同样是终端个人消费者。

如果说美国市场尚有医疗保险公司可以为这些公司买单,那么在中国,商业支付方完全缺乏,意味着移动医疗的前景堪忧。中国消费者比美国消费者更加没有急迫性为这些服务买单。一方面因为美国的移动互联网文化已经比较普及,有慢性病困扰的中老年人群也可以运用,而在中国,这部分市场几乎无法转化为移动端用户。如果仅仅针对中青年,那么这些人不够有足够的健康迫切性去购买健康管理和产品。

中国医院以药养医,没有动力进行前端健康管理,因为降低了个人健康支出对医院的利益并没有什么好处。而商业健康保险市场一片空白,健康管理缺乏支付方。

移动医疗目前还属于砸钱阶段,这种投资热还会持续,但活下来的将只是凤毛麟角,在缺乏支付方的中国市场,单独存活的概率很低,找到买家会比美国更加困难。

http://www.cunfuriji.com/?p=1421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