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移动医疗初创公司纷纷转向 患者付费模式挑战依旧

移动医疗初创公司纷纷转向 患者付费模式挑战依旧

近日,看处方获得红杉500万美金的A轮融资。看处方原先是仿照美国的patientslikeme来做病友交流的社交平台,但正如国内其他仿照的故事一样,面临着洋模式水土不服的问题。因此在一年多以后,看处方转型开始做诊后病人管理,推出了“杏仁医生”这款产品。还是主要针对慢性病人为主,但可以克服轻问诊的无的放矢,有助于提高诊疗的质量。

针对普通病患的移动医疗在中国始终没有找到好的盈利模式,很多小创业公司在没有大资金支撑的前提下纷纷开始转型。一部分公司已经开始转向为医疗机构服务,比如5U家庭医生从私人医生平台转向为医院和医生搭建微信推广平台。另一部分公司则坚持做C端的用户,比如看处方就在转型后成功的获得大型风投红杉的青睐。

但是,服务大众用户的模式在中国依旧艰难,挑战巨大。

首先,角色错配。国内的医疗体制是以医生为核心,并不是以病人为核心,这决定了医生首先必须完成上级的任务才有兴趣和精力去关心自己的长期病人。真正有兴趣和时间去关注自己手头的病人是社区医院的医生,他们因为就诊人数少,闲暇时间比较多,可以有时间和病人互动。但中国的病人大都会选择去三级以上的大医院看病,这些病人在就诊后无法与忙碌的大医院医生互动。

而中国目前缺乏就慢病病人向下级医院转诊的机制。如果病人选择社区医院医生作为长期互动的对象就必须重新再次去接受新的诊疗,而且关键的是,病人不相信社区医院的医生。所以,角色错配的问题就出现了。能提供服务的没时间,有时间的不被信任。

其次,中国医院医生的服务意识弱,这一状况的改变需要较长的时间。中国的医生是有事业编制的,这决定了其职业是高人一等的,而不是普通的为大众服务的公司。而且,高水平的医生每天过于忙碌,服务的能力也被大大削弱。中国公立医院的管理体制决定医院的管理者都是官员,他们最终的目标虽然也想提高医院的业绩,但整体的管理还是自上而下的,这制约了服务能力的提高。

最后,用户线上付费意识薄弱。受制于线下诊疗费用较低,线上诊疗的费用始终无法提高。中国的病人只愿意为名医付高价,这也是为什么好大夫的模式有其基础的原因。正如上文分析,名医很难有兴趣和精力来做慢病管理。在价格一致的前提下,如果找平台的医生,用户还不如直接去社区医院。即使诊疗价格比线下低,还可以节约时间,真正有兴趣参与的用户毕竟还是少数。中国的大部分就诊病人主要是老年人,他们一不会用移动互联网,二不愿意支付医保以外的费用,三更愿意去医院和其他人聊天来排遣寂寞。

因此,患者付费模式面临的问题较大,在目前阶段切入需要有长时间坚守的勇气,否则不可避免的面临二次转型。

http://www.cunfuriji.com/?p=2445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