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安徽限号能否逼迫医院开源节流?

安徽限号能否逼迫医院开源节流?

分级问诊又有新的动向。安徽从4月1日开始对三级医院实行限时限号,按半日为单位限制挂号数量,同时规定普通门诊医生和病人沟通时间不得少于6分钟。同时推出的政策还有服务费用上涨以及取消药品加成,同时在定价上拉开二三级医院的差距。
 
这些分级措施的力度要比之前强很多。有媒体报道,省立医院每天的门诊接待量为8000余人,而限时限号后有40%的病人可能挂不上号。那么这些挂不上号的人何处去?是否意味着被迫分流?
 
这是很有可能的,在一个积弊已久的环境里,通过硬性措施确实会有一定效果。再加上配合差价战略,进一步拉开三级医院和其他医院的价格差距,让三级转向为最需要的人服务。这个大方向完全符合未来分级的路线,可是仍然有两个大拦路虎在前面。
 
第一是无法分流的病人,主要是慢性病患者。因为药品目录不同,就算被迫分流到基层医院,他们很可能开不到药或者做不了特殊的检查。对这些人而言,分流导致看病更难了。要改变这些无奈,需要放开药品目录,以及加大医药分家的力度,最终把药房真正搬出医院,并鼓励第三方检验发展,这样小型医院再也不同担心没有药和设备而无法看病了。这样一来,分流的人就有了地方可去。
 
第二就是三级医院。此举直接动到了三级医院的利益,门诊量下降了,药品加成没有了,双管齐下,三级医院的蛋糕少了一大块,正如村夫日记在<医药分开的三个核心问题>一文中写的,药房仍然在医院里,取药仍然是定向的,就很难杜绝处方和灰色地带的联系。同时,医生还可能转向大检查来弥补损失的收入。
 
对医生来说,病人量少了,收入也会变少。通过什么来弥补?上涨服务费?可是目前服务费基数仍然很低,不可能快速调整到符合市场预期的位置,药费绝对金额仍然太大,窟窿不能马上填满。转向VIP赚钱?政府对VIP服务有明文限制,不可能靠此弥补太多。一些医生可能会有更多动力去多点执业来弥补自己的损失,但医院又不高兴了,没有一个医院会希望自己的医生天天心思在外面。
 
不过,这可能逼医院去开源节流。开源,就是寻找真正能让自己体现服务价值的病人。当盲目做大收入不再是目的,那么医院就会关心自己的利润,感冒病人和手术病人之间的取舍才有了意义。在这种背景下,大医院才会反过来有动力去联合小医院,争抢成为他们的转诊通道。
 
比如说美国的梅奥诊所,多年来积累了庞大的病例库,自身实力不断增强,主要原因就是和基层医院建立了通道,这样可以得到最能体现自己能力的病例,带动医术提高。如果中国的大医院能走到这样一条良性循环的路上,分级和上下联合才有了意义。
 
节流,是指大医院因为少了一块蛋糕,不得不控制自己成本以生存下去。医院的规模可能变小,砍掉不必要的行政单元,缩减人员规模,这样可以省下开支用在真正有价值的医务人员上。医院在成本考虑下会停止装备竞赛,因为不必要的昂贵仪器可能收不回本,他们会转向第三方机构外包一些检查,甚至是医院运营的部分流程如后勤来控制成本。
 
在一个良性的医疗市场里,大部分病人应该被导向价格最低的服务机构,而在中国却是相反的。大医院的扩张吸走了越来越多的用户,而大医院均次费用是最高的,一个把病人导向最贵医疗机构的体系难以持久。
 
要达到分流效果并不容易。基层是否有能力吸收分流过来的需求,三级医院是否会处于自身利益,寻找其它替代收入,比如加大检查量等可能损害支付方的办法。要避免这些,伴随限时限流措施的还需要两点,一是加快改革基层药品目录,做到平等,同时放宽基层民营资本准入,给市场更多竞争。二是加强对医院的费用控制,将临床治疗路径标准化,以防止滥用检查的情况,并且最重要把药房彻底搬出医院。这样分流的路才能走下去。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