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惠民保对医保补充的有限性

惠民保对医保补充的有限性

在互联网流量逐步见顶及监管强化的趋势下,从保险公司的角度来看,惠民保是新的流量入口,也是对用户进行保险教育的重要方式。因此,至少从获客的角度来看,保险公司认为对其进行适当投入是值得的。但如果从医保补充的角度来看,惠民保对医保的补充效果其实有限,这主要体现在三点:保费规模有限、用户集中在高保障地区和保障的普惠性较弱。

 

首先,惠民保的保费较低,可赔付规模有限。尽管2021年的均单保费已有所上升,但仍处于低位,只是普通百万医疗险保费的20-30%。而且由于设置均一保费,无法向大部分带病体和老年人等高风险人群进行差别收费,保费规模极其有限。以保费价格稍高的东部某城市惠民保为例,虽然整体参保率已经达到40%,但保费规模只能到达6亿,只占该城市去年医保保费收入的1.3%。这已经是在东部高收入地区的最好参保率了(深圳项目是政府主办,商保承办,严格意义上来说不算商保产品)。

 

在有限的保费规模下,惠民保只能对极少数投保用户提供真正的保障,这也是其设置高免赔额的原因。目前来看,由于保费较低,为了进行有效风控,很多产品分别在住院服务和药品上设置免赔额,这对于用户其实并不友好,意味着要达到赔付标准更困难了。相对于医保来说,惠民保杯水车薪,不能寄希望于以此推动医保补充保障的大发展,而是更适合作为面向特定缺口的保障弥补。

 

其次,用户集中在高保障地区。由于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的支付能力相对中西部要高,对于低价保险的购买主要受到支付意愿的影响。由于惠民保的保费下降到较易进行冲动性消费的价格,带动了这些地区的参保率上升。从2020年和2021年一季度的数据来看,江苏、浙江和广东这三省的参保用户占据了全国超过60-70%的比例。而从医保结余来看,除了北京和上海,这三省都是医保结余资金最多的几个省之一,而且这几省的医保保障程度也较高。

 

从补充保障的角度,设置补充医疗保险的目的是覆盖在基本医保和大病医保之间的真空地带,进一步提供额外保障。但对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基本医保和大病医保覆盖之间的衔接非常紧密,惠民保的保障价值并不大,其价值主要体现在大病医保之上。但东部发达地区的大病医保的封顶线很高,大部分都在50万以上,惠民保的实际作用其实有限。但在广大的中西部地区,基本医保和大病医保之间出现较大的差距,惠民保的价值就凸显出来了。但由于中西部地区的基本医保保障的封顶线较低,惠民保的风险敞口也更大,保险公司将免赔额进一步拉高或提高保费的需求也更明显。但这就会出现价格和用户的悖论。如果上涨保费,这些地区本身低收入人群就多,难以承受保费的持续上涨,用户的参保率会持续下降。但如果维持原有保费,保险产品没有可持续性。

 

最后,保障的普惠性较弱。惠民保虽然看似能覆盖更多用户,但由于设置了较多风控手段,实际可赔付的用户较少。虽然保险本质是风险共济,但如果可享受的用户比例过低,低风险的健康体退出市场的可能性就越高,导致保险产品的可持续就越差。而且,中国保险产品的续保率常年较低,尤其是赔付型医疗险,一旦用户数持续减少,或者高风险用户持续涌入,保险产品的可持续性无法保证。

 

另一方面,虽然惠民保是以团险形式拓展,但依然是个人自愿投保,逆选择极强。人性向来忽视远端的风险,只看近端。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人带病才会想到投保,一旦打开既往症的限制,保险产品的量增会有来自于这些人实际有医疗需求,他们看重的是医疗上的花费和报销,而不是为未来购买保障。如果逆选择过于强劲,即使高免赔能控制一大部分风险,由于保费规模很小,出现亏损也是无法避免的。

 

从上述三点来看,保费规模有限是惠民保最主要的软肋,这限制了用户的可及性也制约了保险本身的可持续性。但保费持续上涨又会导致用户规模持续缩小,依然无法保证保费规模持续上升。在保费规模无法快速上升的情况下,惠民保对医保的补充作用相对有限。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