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三级医院一枝独秀 医疗服务量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三级医院一枝独秀 医疗服务量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2021年,医疗服务量正快速从疫情中恢复过来,门诊和住院都正在逐步恢复到疫情前水平。根据卫健委之前公布的2021年1-3月数据,门诊诊次比2020年同期增长40.8%,而如果和2019年同期相比,2021年的增速也到了4%。而在住院上,2021年1-3月比2020年同期增速为19.7%,与2019年同期相比则为-8.3%,仍未完全恢复,但已经较为接近。

 

虽然从总数来看,医疗服务量尤其是门诊的诊次反弹迅速,但反弹总体是依赖三级医院的高增长,而其他低等级医院和基层的反弹是相对有限的。从门诊上来看,如果和2019年1-3月同期相比,仅有二三级医院获得增长,但二级医院的增速只有0.7%,只是完全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而三级医院和2019年同期的增长则高达18.6%。而从出院人数来看,唯有三级医院不仅完全恢复到疫情前水平,还比2019年1-3月增长了9.1%,而其他各类医疗机构与疫情前的2019年相比都是负增长,其中二级医院的增速为-17.5%,基层恢复的更慢,增速为-21.6%。

 

而从占比来看,门诊占比上升的只有三级医院,从2019年一季度的30.5%上升到2021年一季度的34.8%。而基层的占比虽然在2020年一季度获得了一个短暂的回升,但2021年再次进入下降通道,达到2个百分点(由于卫健委公布的基层数据扣除了诊所、医务室和村医,这里基层仅指社区卫生服务和乡镇卫生院)。而住院占比的情况更为明显,三级医院从2019年一季度的36%上升到2021年一季度的42.83%,上升了近7个百分点,即使在2020年逆势情况下,其占比仍能保持在36.3%,可见三级医院在住院上的竞争优势是其他医疗机构所无法比拟的。相比2019年一季度,二级医院和基层在2021年一季度各下降了3个百分点左右,二级从33.3%下降到30%,基层从17.4%下降到14.9%。

 

如果与卫健委近期公布的《2020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相对照,可以看出整体市场延续大医院持续扩张的趋势,三级医院在2021年一季度的快速上升显示2021年的整体趋势呈现加速状态,而基层在2020年的门诊占比的短暂上升只是暂时的,未来持续下滑将是常态。(对2020年的数据分析请参阅《费用和住院占比持续上升 大医院扩张势头难以遏制》)

 

三级医院市占率的加速上升得益于三点:医联体的搭建、集采的低价药对病人的吸引力和医保改革的推进。

 

首先,随着城市医联体和县域医共体的纷纷建立,大医院的扩张有着明显的三项优势。第一,通过兼并或联合,大医院可以获得更多的布点,从而有利于加强和病人的接触以扩大潜在的客源。第二,大医院如果能托管或直接兼并下级医院,医保额度可以相应扩大,整体的腾挪空间更大。最后,大医院通过多层级的医疗服务体系的搭建,在其内部形成了一个交易市场,从而保证自身的高价值和低价值业务的通吃,更有利于成本控制。

 

通过拥有更多医保、更多院区和内部交易市场的建立,大医院的扩大将呈现加速度,未来只可能越来越快,尤其在住院这一高价值业务上。

 

其次,随着集采的展开,仿制药替代主要在大医院展开,广大社区仍然有原研或其他落标药品的空间。但落标药品的药价远高于中标药品,这带动了病人回流大医院。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一旦政府开始推动仿制药替代,药价而非品牌才是竞争的关键,所谓病人会自费吃原研药的逻辑根本不存在。而中国的商保从来只是医保的补充而不是替代,依靠保险来覆盖落标药品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最后,医保改革为病人前往大医院就医带来了方便。随着医保统筹从县级向市级推进,地市内的异地就医障碍被扫除了,这推动了病人向地市内的三级医院集中,尤其在住院上,地市三级医院的收获较大。而随着全国异地就医实时结算系统的覆盖面越来越大,病人更愿意前往优质医疗资源集中的地方就医,这也带动了区域性和全国性三级医院的扩张。虽然疫情导致异地就医的数量出现了明显的下降,但随着疫情控制能力加强,异地就医的人数和金额都获得了较快的增长。

 

因此,2021年的医疗服务量虽然已经回到疫情发生前的水平,但这一回升主要是三级医院所带动的。其他医疗机构要么只是回到疫情前水平,但没有实际的增长,要么还是在回升到过程中,还未完全摆脱衰退,只有三级医院获得了比疫情前更高的门诊和住院数量,这也意味着未来三级医院将成为行业发展的主导力量。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