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随着Better Therapeutics宣布退市并寻求战略退出(出售或解散公司),处方数字疗法(prescription digital therapeutic,PDT)作为一种商业模式可以说已经彻底结束。

自从2017年FDA批准第一款处方数字疗法开始,PDT就一直挣扎在无法商业化的困境中,在Pear Therapeutics于2023年破产之后,Better Therapeutics是第二家即将终止运营的PDT公司。这也意味着2021年以来上市的三家PDT公司只剩下Akili还在运营。不过,Akili已经放弃了PDT,其在2023年9月就主攻无处方的数字疗法产品商业化。从这一角度来看,处方数字疗法在已上市的公司中已经全军覆没,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来说,处方数字疗法在市场上被完全证伪了。

2023年3月14日,Better Therapeutics宣布退市并解散员工,接下来主要是如何与债权人处置资产。从表面来看,Better结束运营的主要原因也是资金链断裂。根据2023年底发布的公告,截至2023年9月30日,Better有1.34亿美元的赤字,账面现金只有660万美元,只能维持运营到2024年一季度。由于无法再获得融资,Better自身又没有收入,结束公司是唯一的选择。

虽然,在2023年,Better的糖尿病管理产品AspyreRx获得FDA批准并开始销售,但由于缺乏资金且本身商业化价值不高,其无法获得规模化的收入,一直属于纯烧钱模式,在这一点上甚至还不如Pear。

处方数字疗法主要的挑战是其需要有类似药品的功效才能获得市场的认可,但尴尬的是,处方数字疗法本身并不是药物,更多的是利用技术能力为用户提供行为干预,这受制于多重因素,正如我们在《数字疗法:三个挑战和一个缺陷》所强调的:“数字疗法的有效性不仅取决于软件本身,而是医生投入的精力、病人的依从性和医疗制度本身的完善性(比如接入电子病历的问题)这三点,只要一个环节没有跟上,整个产品的疗效就很难体现,也就无法说服用户继续使用,支付方也就很难持续去覆盖这样的产品。”

因此,由于PDT将自己束缚在一定要由医生开具处方这一前置条件,且强调基于证据的医疗干预是其最主要的优势。但在市场实践中,用循证医疗的框架来评估其临床收益和经济价值却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这是PDT与药品最大的差异——小规模的临床试验所取得的成功是很难转化成真正大规模使用的效果。

不过,即使放弃PDT,处方数字疗法公司的转型却难言成功。以Akili为例,其去年EndeavorOTC的营收为115.5万美元,已经成为主要的收入来源,占全年营收的69%。与2022年只有32万美元的全年营收相比有了大幅增长。EndeavorOTC的App下载量在2023年3季度和4季度分别是17.7万次和13.9万次,但是,用户转化率和客单价都很低,2023年3季度和4季度的用户转化率分别只有4%和8%,客单价从3季度的93美元下降到4季度的88美元。

Akili发展的难点是其未来要获得规模化收入势必要加大市场投入,而现在融资困难,很难获得足够的资金去推动增长。虽然Akili目前账上现金还可以维持到明年一季度,但由于营收远小于开支,2023年的净亏损仍然高达5900万美元,而账面上的现金等价物为7500万美元,如果公司不能在2024年获得融资或出售,到2025年就会面临与Pear和Better类似的命运。

当然,Akili转型的困境还在于其始终立足于2C模式,而美国数字医疗整体都是B2B2C的模式,如果不能转型向2B发展,失败也是必然的。目前来看,另一家上市的数字疗法公司Talkspace要相对健康一些,2023年的营收已经达到1.5亿美元,成功实现了规模化,其营收中超过76%来自保险和企业支付,只有3500万美元来自个人支付,个人支付占比下降到23%。

处方数字疗法发展的初衷是通过严格的循证医学模式来开发产品并获得类比药品的疗效,但现实却是疗效主要取决于不可控因素(医疗体系、个人依从性和医生的意愿)。所有数字医疗的主要支付方是B端,数字疗法却去发展C端。因此,数字疗法既无法获得药品的疗效,又无法获得B端的支付,最终走到失败的终点也是必然的结果。

 

话题:



0

推荐

村夫日记

村夫日记

1571篇文章 2小时前更新

以常识为基础,以逻辑为经纬。Latitude Health是一家为大健康领域投资者和从业者提供咨询的机构,主要为医疗行业内的公司提供战略性的咨询和建议。我们的业务主要包括市场分析、战略规划和实施策略以及投资咨询。欢迎关注我们的Wechat:cunfuriji。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