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HIF_Feb13_eHealth-and-Telehealth-631x356

美国擅长医疗法的律所Foley & Lardner最近针对医院高管做了一项调查,想知道管理层对医院实施远程医疗的看法,得出的最有趣的结果是:虽然美国医院管理层肯定了远程医疗的重要性(84%受访者认同远程医疗的重要性),但真正付诸实施的机构却很少——只有18%已经或正在实施。有34%机构正打算启动远程医疗项目或正在优化项目,还有34%的机构表示正在考虑进入这一领域。导致“想多于做”的主要原因是支付方式,只有21%的机构表示他们的支付方会报销远程医疗的费用。

从这项调查可以侧面看出远程医疗的一个特征:大机构对比小机构及独立执业者对实施远程医疗的积极性有较大差异,主要原因是支付方式以及医生的积极性。

规模较大的医院在实施远程医疗上遇到的阻力可能更大。最实际的问题是,目前很多商保和联邦政府的保险计划都没有覆盖远程医疗的费用,如何给医生足够的远程医疗服务报酬是一个大问题,就算远程和线下服务的报酬一样,如何说服医生去进行远程服务而不是线下服务也有难度。

还有一个问题是技术平台的有效性。一些医生仍然对远程模式抱有技术疑问,大医院的复杂病例更多,转诊过来的大都是需要专科治疗的病人。这些病例在远程操作上难度大于全科治疗。因此很多医生积极性不高,仍偏向于线下面对面和病人交流并作出诊断。

诊所和独立执业者对远程医疗的积极性更高,因为远程服务是他们的差异化竞争点,尤其对全科医生这个守门人角色来说,远程治疗可以解决大部分小毛病,又节约成本和时间。远程医疗平台如Teladoc,MDLive,大部分服务提供者都是自由执业医生,而会员制的基础医疗Concierge care,其竞争核心也是24小时随时随地和医生远程沟通问诊服务。

在支付方式上,远程医疗平台依赖大公司(雇主)为员工提供福利买单,而Concierge care则收取定期会员费用,覆盖远程问诊和基本医疗服务费。两种模式都和大医院的支付方式不同,大医院仍然较多依赖传统支付方—— 商保和联邦政府保险计划,而这两者把远程医疗纳入报销范围还需要一定时间,因此大医院在远程医疗上推进的速度不如小机构。

这一趋势对中国同样有意义。由于政策限制,中国目前的远程医疗以机构为单位展开。这种模式和美国一样面临支付方的问题,医保如何接入,报销比例是不是和线下相同,医生有什么积极性来参与。假如远程医疗开处方后病人不到医院拿药,而是在附近药房购买,那么医院在目前医药没有分开的情况下很难有动力去做。

此外,远程医疗也有局限性,对于首诊病人,复杂病症,远程医疗很难解决问题,需要配合检查和详细的询问。远程医疗更适合常规问题,尤其适合相对健康的中青年人。但矛盾的是中国的医疗服务是不分层的,服务机构无法事先分流小病大病。远程医疗对基础医疗更有意义,但这块中国几乎是空白,可能更有兴趣尝试的应该是私立服务机构和全科,但目前这块市场还没有起来。因此,要想真正做大远程医疗,就必须先解决支付和分流的问题。

http://www.cunfuriji.com/?p=3232

话题:



0

推荐

村夫日记

村夫日记

1441篇文章 1次访问 56分钟前更新

以常识为基础,以逻辑为经纬。Latitude Health是一家为大健康领域投资者和从业者提供咨询的机构,主要为医疗行业内的公司提供战略性的咨询和建议。我们的业务主要包括市场分析、战略规划和实施策略以及投资咨询。欢迎关注我们的Wechat:cunfuriji。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