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抗癌药博弈背后:支付体系决定创新药价格机制

抗癌药博弈背后:支付体系决定创新药价格机制

10月10日,阿扎胞苷等17种抗癌药的国家医保准入谈判成功,药价平均降幅约56.7%,比周边市场平均低36%。新组建的医保局在谈判能力上得到了较大的提升,此次药品平均降幅超过了50%。从国际经验来看,以单一支付方为主的国家在医保药品谈判中都普遍占据优势,这与多头支付体系有着很大的区别,中国的医保谈判也概莫能外。

由于中国医保长期以来的广覆盖低水平的特征,纳入大量创新药将对医保基金的可持续性带来挑战。创新药在进入中国市场必须考虑到单一支付方为主导所引发的药价实际承受能力,接受中国市场的药品定价的挑战。

要理解创新药在不同支付体系的价格形成机制,可以简单将美国和欧洲做一比较。

美国作为创新药研发的核心国家之一,其创新药价格却明显高出欧洲和OECD其他国家,且近年来价格持续上涨。

有几个数字可以看出美国在药品费用上的发展情况:
近年来美国的处方药费用增速超过整体医疗开支的增速
美国的人均药品开支是欧洲发达国家的1倍以上
在高价药上,美国比欧洲和加拿大普遍高出10%到15%
美国的品牌药占药品数量的10%,但却占药品花费的70%以上*

导致美国的创新药价格高出欧洲的原因是单头支付和多头支付对接受药品定价的核心考虑不同。

美国是多头支付形式,有政府保险,以及大量商业保险和企业自保来支付医疗费用,其中商业保险市场份额大且是逐利的。而欧洲国家多为单头支付方式,以国家医保来支付为主。

首先,单头支付方作为一个整体去和药企谈判,来决定价格,而在美国市场,决定价格的因素是竞争情况和谈判能力。同时,单头支付方不存在商业公司的逐利性,因此在谈判价格的时候更关心的自身的支付能力和有效性。

其次,单头支付方作为最核心的支付支柱,无法将支付责任转嫁给其他支付方。这类单头支付市场也可能存在其他小型支付方如商业保险,但份额较小,无法承受转嫁的支付压力。因此单头支付方必须以自身的能力为第一考虑去谈判药价。这一点在多头支付方市场就完全不同,美国的医疗费用因为多头支付的存在,商业保险公司可以通过涨保费的形式来将支付压力转嫁给雇主,通过涨免赔额或自付比例的形式转嫁给个人。

以上两点特性决定了在单头支付和多头支付市场,创新药定价的不同思路。单头支付市场考虑的是自己作为唯一支付方,自身能否承受这一定价。而多头支付方市场的考虑则是整个市场会不会有能力为这一定价买单,也就是整体承受能力,这包括多层的支付转嫁,而不仅仅是一方。

因此,对于中国这样以医保为核心支柱的国家,单头支付方无法转嫁支付压力,中国的商业保险市场份额较小,并不是主要支付方。因此医保作为创新药的谈判主体,对定价的考虑集中在承受能力上。

事实上,不仅仅是药品,在各行业产品的定价上,用户是否有意愿并能够买单才是定价的主要思路,而不是这一定价是否能弥补成本。药品作为特殊的产品,在多头支付的市场中,因为有层层支付者转嫁支付压力,导致了市场可承受度上升,也让药品定价有了上升空间。而在单头支付的市场中,支付方自己承担支付压力,因此只能接受自己可以承受的定价。这对于创新药在中国的发展来说,意味着定价上必须遇到的考验。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