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医保收入连续三年徘徊不前 零售药店转型正当其时

医保收入连续三年徘徊不前 零售药店转型正当其时

自从医保改革以来,受到集采和国谈影响的部分药品在院内销售受到了明显影响,院外零售市场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是,药品零售市场同样受到医保的影响,虽然过去几年获得了一定的处方药的增量,但随着医保改革的深入,零售药店依靠医保发展的模式已经到了不得不转型的地步。

 

自从2018年下半年医保改革启动以来,零售药店获得的医保收入逐步开始止步不前。2019年,零售药店的医保收入获得了23%的增速,从1645亿元上升到2029亿元,但2020年的增速只有2%,这可以解释为受到疫情的影响,但2021年全年疫情整体稳定,医保收入增速为-1%。这表明,零售药店市场受到医保支付制度改革的影响已经开始真正显现。

 

从整体来看,零售药店的医保收入止步不前有三个原因:零差价、门诊统筹改革和监管强化。

 

首先,药品零差价政策对药店影响较大。随着集采和国谈的推进,原先药品零差价的政策对市场的冲击效应凸显出来了。在集采之前,由于药价仍然较高,即使医院实行药品零差价,药店的药价仍然具备一定的竞争力。但是,集采之后,院内价格大幅下降,药店已无价格优势,用户回流医院趋势明显。而且,随着部分集采将OTC纳入,院内OTC也获得了一定的发展,这对零售药店的增长形成了明显的压力。

 

其次,门诊统筹改革在两方面影响了零售药店市场:报销政策改变和个帐减少。在门诊统筹改革下,门诊报销不再全部由个帐支付,而是统筹基金会支付50%以上,这意味着如果医保用户去院内配药可以减少自身的个帐消耗速度。另一方面,为了增强统筹资金的支付能力,个帐资金中的企业缴纳部分不再注入个帐,这导致个帐大幅缩水。虽然用户在药店的支付会有一部分统筹支付,但大部分药店仍然以个帐为主,特别是OTC不可能在药店内使用统筹,用户在药店购药的意愿度明显下降,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的替代作用明显。

 

最后,随着监管强化,原先的无处方随意购买处方药的行为受到冲击,不得不进行合规操作,改为互联网医院补方模式。虽然这对处方药销量的影响不大,甚至还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处方药的院外零售,但由于医保监管对医保卡盗刷的管理趋严,与原先弱势监管相比,药店所得到的医保收入受到了明确的管理,随意刷医保卡的情况大幅减少。

 

从零售药店的市场现状来看,虽然医保仅占到了零售药店全部销售额的40%,但这是零售药店引流和销售其他相关产品的重要依托。目前全国已经有39万家药店纳入医保覆盖,占到药店总数的68%。不过,药店的转型并不容易,其面临三大难点:

由于年轻人对药品的需求都是偶发的,叠加上O2O模式的发展,实际到店购物的人数是非常有限的,大部分零售药店的主要销售对象是中老年人,尤其是有定期购药需求的老年人。

一旦医保对OTC药品的覆盖出现转变,处方药销售对药店的专业能力要求较高,很多药店连专职的药师都很匮乏,这样的药店显然没有能力再获得医保覆盖。而且,从日本的实践来看,要获得处方就必须是院边店,现在大量药店并不是院边店,未来也很难获得处方,只能向非药品进行转型。

OTC和非药品虽然不像处方药那样需要高度专业化的服务,但毕竟与健康相关的产品仍有着使用指导的需求,以及用户反馈再调整产品使用的需求。这对药店服务人员的专业化仍有着明确的要求,但目前看不到任何药店能做到真正的专业化。这其中的原因固然是现有模式不需要专业化,也有成本考虑,由于来自医保的收入占到40%,且无需提供真正的服务,药店对提高成本的任何改进没有迫切需求。

 

因此,面对医保支付制度改革,零售药店虽然获取了一部分流向院外的处方药,但自身的基本盘尤其是OTC也受到了一定的蚕食。在零差价政策下,处方药销售将无法成为药店的利润来源,如果还按照原来依赖医保的发展模式将面临可持续性的挑战。零售药店需要尽早规划转向以自费药品、医疗器械和其他非药品为主的模式,对健康快消品的销售能力将决定零售药店的市占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