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外资联手PE热衷医院投资 首家美标医院能否杀出新路

外资联手PE热衷医院投资 首家美标医院能否杀出新路

中国政府持续推出支持民营医院投资的利好,外资联手PE也纷纷看好中国这块大蛋糕,想在服务、技术水准上打造不同。近期有媒体报道,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基金会在香港注册成立的嘉会医疗控股有限公司、以及挚信投资合资筹建上海嘉会国际医院。这会是第一家以美国标准建立的外资医院。

目前看起来外资投资在中国建医院的思路有两种。

一种是走高端小规模路子,比如德国阿特蒙集团和银山资本在上海自贸区设立阿特蒙医院,配备外籍医生,主打外籍及商业医疗险购买者,这是一种比较保守的思路,可以稳妥地占领一定市场,但规模有限。这也是类似和睦家之类的高端医院起家的做法,这类医院在市场上的品牌已经被树立为高端,并非普通人看的起,即使其服务能力被很多中产用户认同,价格和地理位置都成为阻碍其大规模扩张的原因。

另一种思路则面临更大的风险,却也有可能吃到更大的蛋糕,就是面向更为广阔的中产阶级市场的医院。除了上海嘉会国际医院,今年六月,中美合资慈林医院在慈溪开业,这家医院由美国医疗集团(Hospital Corporation of America)旗下CHC Healthcare投资70%,慈溪政府占股30%,属于外资加公立医院改制的路线。

这类合资医院的思路是面向市场更为广阔的大众市场。虽然现在嘉会国际医院的定位还不得而知,但从其地理选址上(位于上海市区)和规模上(500张病床)来看,更有可能希望打开广阔的普通中产阶级市场。

慈林医院定位也是这样,慈林医院由慈溪第二人民医院改制而来,在公立医院的基础上,引入外资的技术能力和雄厚资本,希望能够从服务上和医学技术上做出竞争力。虽然目前刚开业,运营情况还不得而知,但从覆盖医保,维持公立医院基本架构这些做法上来看,希望吃下大众市场这块蛋糕的意图是明显的。

但这种模式的风险有两点。首先,国外的模式能否在中国的土壤里发芽。国外医院管理上和中国非常不同,医管是分开的。管理层通常不是医生,而是职业经理人。而在中国,院长通常兼任医生、管理者、科研、教育等多方面职能,和国外公司化运营的思路截然不同,两者在这一点上能否获得平衡,将是医院发展的关键。当然,这一点或许在外资和PE的组合中要缓和的多,因为PE的逐利性以及对医院运营缺乏经验,外资在项目管理中可能获得的话语权要高于外资加本土公立医院这种组合。就这一点上来看,上海嘉会国际医院在管理上走国际路线的可能性更大。

此外,假如这类医院定位的是医保用户而不是高端医疗保险用户,在价格上势必更加亲民,这有助于打开大众市场做大蛋糕。但问题接踵而来,在中国目前医疗大环境缺乏分级治疗的情况下,外资医院能否在主打医保市场的情况下,保证服务质量和就医体验,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服务质量决定在很多细小的方面,比如如何引导用户进行预约,并且在医院本身的体系内进行就医分流。港大深圳医院采取的方式是全部进行全科就诊打包收费,然后复杂问题分流到专科。目前还不知道嘉会国际医院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在服务上做到差异化,但类似更好地进行治疗分流的手段是必不可少的。

最后一个问题可能也是最严峻的,如何吸引到医生人才。作为一家国际医院,在管理和服务理念上都和传统公立医院不同,医管意味着需要吸收更多认同国际理念的人才。但另一方面来讲,作为一家集门诊住院为一体的综合性医院,吸引到技术好、经验丰富的医生是决定医生成败的关键,很多医生仍然在体制内服务,多点执业这样的操作模式肯定不适合嘉会国际医院这样规模和品牌的医院,因此如何把优秀的医生吸引到体制外是最大的困境。

在这一点上,国际医院的挑战要高于和睦家这样的高端医院,后者以高端服务为核心,规模较小,住院规模也有限,在市场的品牌树立上本身就是以日常门诊为主,复杂病例主要是通过和三甲公立医院合作转诊来进行。但嘉会国际医院的思路可能与之不同,规模大,定位更宽,就需要建立自己的优秀团队来解决复杂病例,培养自己的科研力量,这一点和港大深圳医院的思路可能类似。但港大深圳医院的编制仍然是公立的,在体制内,医生的吸引水到渠成。可嘉会国际医院是PE加外资的组合,如何吸引医生仍然是大难题。

http://www.cunfuriji.com/?p=2372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