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远程医疗的技术困境

远程医疗的技术困境

远程医疗操作上的技术困境来自两方面:支付和信息。
 
远程医疗现在还没有被纳入医保,技术上的困境主要是医保体系各地不同,保障范围、报销比例、技术接口都不一样,这给医保支付带来了难度。首先是分成上的,大医院和小医院以何种比例分服务费,有多少比例由当地医保或异地医保支付,分别付给谁,都是技术层面要解决的问题。
 
然后是各地的报销比例差异很大。现在远程医疗只是在部分地点展开试点,但这里更多是B-B-C端的放开,远程会诊尤其是针对疑难杂症的专科会诊其实并非新事物,这种会诊还带有培训教育的合作目的,但各地价格很不一样且并不透明,会诊的必要性、专家的需求、资源的分配,都会影响定价,也会影响到医保到底按照什么比例赔付。目前各地的会诊资源和价格都不一样,由于各地医保覆盖的范围不同,报销比例也不一样,具体到底怎么算是很大问题。
 
除此之外,城乡医保差别很大,虽然有部分地区实现了城镇居民和新农合的并轨,但大部分地区仍然没有办法做到三保并轨。而且城镇职工在保障和筹资上都和城镇居民、新农合相差较大,要合并统一保障程度困难很大。正因为不同地区的城乡人口有不同的医保,增加了医保结算的技术复杂程度,尤其让远程医疗这样需要跨地区合作的服务难上加难。
 
第二点是来自信息的挑战。远程医疗的视频通讯难度较低,可信息共享对话却是现阶段最难的。首先,大医院和小医院需要通过对接HIS系统,或者把各自的HIS开放端口到一个第三方平台来共享信息。信息共享的完整程度将有利于未来对责任的明确界定。目前并不缺乏公司提供这样的通讯解决方案,比如说,华为智真远程医疗解决方案为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建立了远程会诊平台,在118个县医院建立了远程会诊点。可见传送技术并不是难事,但核心是如何建立起一套临床数据库,追踪每一步会诊意见、具体操作及反馈。通讯不成问题,但能否共享这些临床信息,尤其是动态的情况下记录每一步临床操作,并整合到病人的病历当中,决定了远程医疗能否顺利展开并清晰划分责任。
 
另一个问题是病人档案。电子病历目前只存在于医院内部系统里,不随着病人迁移,也很难将完整病史传输到另一家医院。病人自己不可能描述清楚全部病史,医保卡并不具备个人档案记录的功能,在进行会诊的时候很容易信息丢失或出错,尤其对急症和大病会诊,缺乏完整档案会成为远程医疗的障碍。
 
技术操作上的两个困境未来可能带来哪些机会?
 
在支付上,三保并轨是未来的一大趋势,这会降低医保报销的复杂程度,统一管理信息,减少行政开支,并对一部分人增加保障程度。在这种基础上,支付方和服务方的数据接通才更有操作性,可以在统一的医保标准下设立远程医疗的支付范围和报销比例,然后通过一个转向通道连接到医院。
 
另一个机会则是可以迁移的电子健康档案,云技术在这里意义很大。目前基于医院内部的系统无法迁移,而远程医疗迫切地需要健康信息动起来,因此一个兼容高、可以容纳个人信息、医保支付信息及医院临床路径的云平台对远程医疗至关重要。
 
总而言之,远程医疗目前在支付和信息互通上操作难度仍然很大,但未来保障并轨、信息上云等措施推进下去,远程医疗可能随着这些技术的发展逐步做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