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DIP点数法对民营医疗的挑战

DIP点数法对民营医疗的挑战

如果说DRG对民营医疗的挑战是集中在对低效和低价值业务的冲击上,那么DIP点数法对民营医疗的挑战则主要集中在自身业务规模上。相较于DRG,DIP对民营医疗的短期冲击更大,将直接关系到自身生存。

 

与DRG不同,DIP点数法在精细化管理上仍稍粗放,但基本原理与DRG是一样的。在服务效率、费用转移、病例转移、成效和收入结构这五个方面将持续对民营医疗机构形成压力,从而迫使其转型。但DIP点数法仍有自己的特色,而这些特色对民营医院的挑战更为直接。

首先,DIP模式主要以区域总额和基于大数据的方法来对病种分类,不再面向个别医院设置总额,而是设置了一个区域总额。医保基金不分解到医院,医疗机构无法预知自己到底能获得多少报销。在浮动点数法下,做大服务量并不代表其就能获得更多的收入,因为点数的价值每年都在改变。医保额度的增加是有限的,但服务量的增加是较快的,这就导致点数的实际价值事实上是下降的,这会在早期引发医疗机构进一步扩张服务量。

 

由于大型公立医院拥有优质的医疗资源,这包括优质医生和先进设备和完善的医疗质量管控,这本身已经吸引了大量病人前往住院。三级医院在2016-2019年的增速分别为12.55%、9.24%、10.67%和12.82%,在所有医疗机构(含基层)的住院占比已经从2015年的32.44%上升到2019年的39.42%。由于浮动点数法下,所有医院都会扩张服务量,以一级医院为主的民营医疗机构显然在争抢病人的能力上要弱于公立三级医院,这也将导致病人进一步向优质公立医院集中。

 

在这一转移的过程中,医保资源也将从民营医院向公立转移。由于不再设置单独总额,具备更强服务能力的医院能够获取更多用户,也相应的扩大了自身的医保额度,原先那些医保额度有富余的医院则将进一步减少医保额度。当然,大医院的成本高昂,在简单手术领域可能会导致其出现亏损,这是擅长控制成本的民营医疗机构的机会。不过,为了扩大服务量,大医院同样有动力去控制成本,一旦其有效控制成本,一样可以继续在简单手术领域扩大服务量,这是以中小医院为主的民营医院无法比拟的。

 

其次,面对服务量可能的缩减,服务单价如果还要出现降低,这对民营医院肯定是雪上加霜。在医保额度增长有限的情况下,扩大服务量必然导致医疗服务的单价下降。如果在争抢病人中处于下风,那对自身的营收和利润会带来明显的双降过程,特别是叠加集采对药品和耗材的价格冲击,民营医院的收入将受到明显的挤压。

 

由于民营医院主要依靠药品和耗材获利,随着这两项有越来越多的产品进入集采,民营医院在其上本就难以获得利润。如果在点数法之下,营收进一步削减,其未来的增长将面临较大的挑战。

 

虽然DIP点数法与按项目付费更近似,但毕竟对每个病种设置了限额,民营医院原先依靠拖长住院时长和增加服务项目的方法来获得营收的方法将很难凑效。

 

2017年中国医院的平均住院时长为9.3天,比2010年的10.5天下降了1.2天。公立医院平均住院时长9.4天,比2010年下降了1.3天;民营医院为8.7天,比2010年还增长了0.3天,尤其是2015年后,民营医院住院时长上升明显。由于民营医院74%是一级医院,而公立医院75%是二三级医院,因此民营医院在住院收治病患的危重程度上总体是显著低于公立医院的,但民营医院的住院时长却接近公立医院且在大环境住院时长变短的情况下仍持续上升,可见住院服务效率并不经济。

 

例均费用低但住院时间长,这表明民营医院收治的不是复杂病例,更多的通过拉长住院来获利。2017年所有医院的人均住院费用为8890.7元,2010年到2017年年均增速为5%;公立医院为9563元,年均增速为6%。由此可推断民营医院的住院费用低于公立医院,且年均增速低于公立医院。

 

虽然非公医疗的机构数量增长较快,住院量的年均增速从2016年以来一直是两位数的增长,2016、2017和2018年的增速分别为16.93%、19.25%和10.70%。但进入2019年住院增长出现了明显的颓势,一举变为负增长,为-0.74%。其中主要的原因是过去5年的平均单机构服务量和营收增长较为平缓,民营医院的单机构的服务能力没有得到增强,遇到挑战即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因此,随着DIP点数法的推动,民营医院的挑战是空前的,发展必须改变原有的经营模式,从偏重数量发展改为偏重质量发展,才能长期生存并获得发展。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