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三甲全科的不同定位:住院病人管理

三甲全科的不同定位:住院病人管理

过去几年我们目睹了大医院膨胀吸走病人的状况,那么三甲必须拥有全科的规定会不会导致类似的情况?三甲如果建全科,仍然会有医疗资源、教育培训和工资上的优势,这是否会挤压基层全科的发展?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要分析全科在不同层级的医院怎样做到不同的定位,其核心意义是什么。
 
事实上,全科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基础医疗守门人角色。全科的意义在于让医生对治疗更有全局观,从而帮助病人制定最合适的全方位治疗方案。因此,全科在基础医疗是守门作用,但在专科、大病上的作用也不可小觑,可以转变目前分科过细导致的片面诊断问题,尤其在大病治疗上,从单纯医病,转变为提高病人的整体健康状态,而这可以帮助大医院和基层的全科错位竞争。
 
大医院的全科到底做什么?假如纯粹当一个科室来运营,很难体现其价值,而且病人很可能认为大医院的全科比小医院好而再次产生虹吸效应,这就违背了分级问诊的初衷。假如作为医院内部的首诊,从港大深圳医院的运行模式来看,也很难成功。一方面因为人才不够,虽然大部分问题可以在全科解决,但是要那么多全科医生去做首诊目前还做不到。此外,未来大医院的定位是看复杂的病例,日常问题的首诊不是主要定位。那么大医院的全科到底做什么?
 
大医院的全科更应该是一种职能而不是单独的科室,全科医生的核心作用是管理住院病人并协调出院后病人的就医需求。在美国有一种类似的医生职能叫Hospitalist,这种角色类似全科或家庭医生的医院版本。Hospitalist是一个统称,这些医生可能是内科医生,也可能是全科医生,也有可能是某一领域的专家比如肺科医生。但其职能主要是帮助病人做三方面事情。
 
首先,这类全职医生是转诊通道的主要衔接者,在病人住院前和其家庭医生沟通,了解其病史、过敏史等特殊情况,以便和专科医生、主刀医生一起设计适合病人的治疗方案。第二,在住院期间作为病人的主要管理者,支持查房、用药观察等工作。第三,在出院后负责病人追踪,在往下转回家庭医生后,做好随诊衔接,必要时再次转诊和做术后评估。
 
设置这样一个全科职能类似项目管理,Hospitalist这个角色在奥巴马的医改后更加受到医院看好,因为其好处主要有两方面,一个是转诊通道衔接上,一个是长期病人管理上。
 
因为价值医疗主张的是不同机构各司其职,以最有合理的成本和最高的效率去治病。医院的全科岗位有助于和基础医疗机构进行衔接,大医院非常需要基层输送病例,而单靠家庭医生去为病人跑医院的所有科室和检查结果可能效率很低,医院本身的全科岗位则可以有效解决这些问题。梅奥的战略正是如此,通过和基础医疗很好地合作获得病人,体现自己的价值。
 
同时,全科岗位还有助于提高住院效率,这些全科岗位医生自身可能也是某个领域的专家,但更有全局观。尤其在遇到大病需要专家会诊的时候,作为病人的第一管理者,全科医生可以帮助病人制定合适的治疗方案。同时,当病人离开医院,这个全科岗位也可以继续追踪病人,一方面在必要的时候为病人重新向上转诊,留住病人,一方面可以获得长期治疗评估的数据,有助于进一步提高医院的医学能力。
 
因此,大医院在全科岗位的设置上更应倾向一个综合性职能,而不是单纯的科室,核心理念是让医病变成全方位和长期的事情。全方位有助于转变医病的片面性,转向提高病人生活状态为出发点。而长期有助于改变现在治病只治当下,治完后病人就流失了的问题。如果大医院可以在这两点上转变,全科职能的建立对医院的内部效率管理和科研都是很有帮助的。
 
总结来说,大医院的全科应与基础医疗的全科有不同定位,防止最后仍然出现大医院吸走基层病人的状况。大医院的全科更多是职能而不是单纯科室,其核心意义在于提高治病的效率,让长期观察病人成为可能,这既有助于直接提高服务质量,也有助于医院的科研发展。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