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美国入家护理服务发展趋势和特征(下)

美国入家护理服务发展趋势和特征(下)

支付方严控价格

在各家主要的上市入家服务公司中,Medicare的支付比例均达到70%以上,是最核心的支付方。其余的支付由Medicaid和一部分个人自费或商业保险付费。临终关怀的Medicare支付比例更高,达到90%以上。

由于入家服务和临终关怀的价格都由政府支付方确定,且近几年的总体趋势是增长很慢,基本只够覆盖医疗通胀和一小部分成本上升,这类服务的盈利空间很难通过提升价格来获取。且Medicare和Medicaid支付变严是整体医疗服务的趋势,不仅是在护理上,在治疗上也表现出一样的趋势。

以Almost Family为例,近几年单次入家服务的平均收入并没有太大变化,为152美元/次,2013年开始每年增长只有1%,2016年更是下跌了1美元。Amedisys也表现出类似的情况,2016年均次服务收入为161美元,比2013年增加了5美元。

对于入家服务公司来说,支付方控制价格意味着他们的利润空间会变薄,只有通过成本收缩才能保持原来的盈利空间。

相比机构市场(包括养老机构和专业护理机构),入家服务因为模式较轻,主要成本来自于人力,而且有稳定的支付方,因此整个行业的利润率较为稳定,毛利率在45%到50%之间,净利率在3%到5%之间。

服务量争抢:收购和关店并存

从服务量上来看,新增的点有助于带来新的服务量,但快速扩张有一定的风险,尤其可能增加债务和整合成本,因此行业内的领先公司在服务点上开始有所取舍,收购和关店同时进行,未来公司可能会更看重单店的获取客户的效率。

比如Almost Family的入家服务业务的总服务次数在2016年增长了9%,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收购后入家服务机构数量从2015年的168家快速增加到2016年的258家。之后2014年到2015年,在收购的同时公司也整合了一部分经营不佳的服务机构,但持续提升单个机构的服务能力和获取客户的能力。

Amedysis的入家服务机构数量自从2012年开始持续下跌,从435家跌到了2016年的327家。由于一些入家服务机构不能获得足够的服务数量,因此在产出和成本投入上不匹配,因此公司选择关闭这样的机构,而发展获取用户能力强的机构。不过,即便是在同店基础上(不考虑新收购机构和关闭机构),获取的病人量的增长仍然较低,2014年没有增长,2015年和2016年在整改了一部分机构之后则达到3%。

由此看来,入家服务机构的各点的经营效率关系到整体的服务量和产出,由于入家服务需要派遣人员上门,因此服务的地理范围有限,如果在这一区域内无法获得足够的用户数量,将无法覆盖人员和经营成本。同时,单个机构的服务其实是有上限的,取决于上门人员可以辐射的地理位置半径以及服务人员数量。未来在地区性收购并购的同时,关闭经营不佳的机构,整合机构以降低成本也会持续。

进入社区服务

LHC从2013年开始发展社区服务,为社区内的老年人、重病患者以及残疾者提供生活辅助服务,通常按照小时来收费,服务者主要是非护士级别的护理人员。LHC的这项业务主要是地区性业务,82%的收入来自于田纳西州。主要的支付方是管理医疗机构以及Medicaid,对于这些支付方来说,为社区提供这类服务一方面作为扶贫和救助残疾人士的一种途径,一方面有助于更好地管理好风险较高的患者,避免持续住院或者入住护理机构的高额费用。

LHC的社区服务业务的收入在2016年达到了4,390万美元,而2013年这部分业务收入只有320万美元。

从LHC社区服务数据来看,这部分业务的毛利率低于传统入家护理服务15个百分点左右,这与这部分业务针对的人群相对风险较高,所需的服务频次和时间较长有关。但这部分业务的净利率与传统入家服务类似,在2%到4%左右,一个有关的因素是因为Medicaid项目在一部分服务方面的税收优惠。

随着养老和护理与社区结合得更加紧密,未来以社区为核心的长期照护服务的发展前景也会相当可观,但这部分业务的地区性同样很强,取决于公司是否在当地有渠道资源。

本文节选自Latitude Health为LH Insights会员提供的深度行业研究报告《长期护理行业:支付方推动下的区域市场》,如需购买请发送邮件至 info@lathealth.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