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美国营利性连锁医院发展模式对中国的借鉴

美国营利性连锁医院发展模式对中国的借鉴

从三家美国营利性连锁医院的发展中,可以得出几点对中国市场医院投资有价值的借鉴。

第一,并购收购确实是医院做大规模的常见办法,但并购标的选择,并购整合策略将决定了并购是否能带来实际收益,影响到并购是否能长期成功。

虽然中国由于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大城市的大型医院辐射异地用户的比例高于美国,但医院总体来说是本地业务,辐射的地理位置半径有限。并购是散点式还是集中式会影响到医院在一个市场的份额以及发展潜力,从美国的营利性连锁医院的收购趋势来看,过于分散的收购会增加行政成本,难以让收购标的之间形成协同,很难在当地产生包围式的优势,过于分散的中档标的可能会造成成本上升并拖累盈利。

CHS是三家营利性连锁医院巨头中布局最为分散的,缺乏在某一个城市及其周围大区建立密集布局,做成领头羊医院的优势,虽然连锁医院通过收购扩张是一个比较常见的做法,但CHS收购的资产也同样不是在当地最有优势的连锁机构,并没有给公司本身带来某一地区的核心竞争壁垒,从而导致CHS在高债务,以及病人数量整体下滑的大势中,不断失去核心竞争力。

相比之下,中国医院的投资方目前所采取的做法大部分都是散点式的,这与整体的医院环境有关,可收购的标的比较分散,大部分好医院都在体制内,投资方的可选择面并不大。然而,与CHS相似的是,中国投资方在收购民营医院的时候,通常也只能收购第二三梯队甚至在当地市场位置更靠后的医院,如果这些收购的标的在地理位置上还非常分散,那就更加无法形成在当地的集中效应。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认为未来可以长期持续下去的医院投资模式将会是本地化的,以某一个城市为投资进入的核心,做大做强某一家医院,然后以此核心竞争力所在地为中心,进一步向周边发展。散点式布局不利于投资方建立竞争壁垒。

第二,小医院在支付变革中会遇到更大的挑战。从CHS的例子中可以看出,农村市场的小型医院的病人量增加潜力有限,一旦支付收缩,最先面临困境的就是这类小医院。中国的社区卫生中心和一部分一级医院也面临类似的困境,药品加成取消后,一部分病人量本来就不高的小医院的运营会更加艰难,公立体系的社区医院可能还能通过政府补贴弥补药品收入缺口,但民营的一级医院如果不能提升病人数量,将很难生存下去。

第三,投资方在运营商业化营利性医院,以及非营利性医院,尤其是教研为核心的大医院上会有很大的不同,两种类别的医院需要不同的管理风格和定位。Tenet收购Vanguard旗下的底特律医学中心就是这一点很好的例子。对于中国投资方来说,这两种运营模式则代表了是做科教研为主的非营利性医院,做强教学和研究实力,培养人才,还是走商业化追求营收和利润的路线。非营利性医院在科教研上的具备一定优势,在中国也是如此,在政策上有一定的扶植,更可能打造出培育人才的基地,并形成强有力的科研教学体系,以打造品牌,并为未来辐射卫星点,渗透周边市场去做准备。然而,是否能够选择这一模式取决于投资方对医院投资回报的预期,能否忍受建立培育一家科教研医疗机构所需的长时间投入。

本文节选自Latitude Health的深度行业研究报告《支付变革下的医院投资战略》,如需购买请发送邮件至 info@lathealth.com。

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将在9月召开一次小型研讨会,邀请平安、泰康和复星三大行业巨头来共同探讨支付+服务未来的市场发展方向。本次会议将邀请如欲参加,请直接报名

《创新陷阱:医疗投资的挑战》于2018年3月出版。该书精选了30+个海内外的成功和失败案例,对其作出了较为深入的分析和总结,并最终据此对未来中国市场的机会做出了较为全面的展望。全书共311页,现9折发售(顺丰包邮)如需购买可直接点击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