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中国会不会出现凯撒医疗?(下)

中国会不会出现凯撒医疗?(下)

如果将凯撒的模式等同于HMO的成功是不准确的,凯撒的模式复制到其他地区也没有体现出非常明显的效应,而且大部分合作形式的HMO在支付和服务的协作效果上也没有这样明显。因此作为一种创新手段,HMO确实对控制费用有所帮助,但效果仍有地区的局限性,要在更大范围上复制支付方和服务方的整合将需要极大投资,实施起来会难度很大。

未来中国如果要发展HMO类型的整合医疗,肯定是无法照搬凯撒模式。未来的保险和医疗服务整合只能是局部性和开放性的,这种局部性体现在三点上。

首先,地理覆盖范围的局部性。中国市场太大,而且就全国范围来看不可能通吃,医疗的区域性特征也提高了同时在多个地区布局的难度。由于中国市场的非均一性,在一个地区即使获得成功的经验也很难在另一个地区复制。从美国的经验来看,整合医疗只有在服务方拥有了足够密集和优质的医疗网络之后才可能获得成功,而如果从支付方入手则需要寻求这样属性的医疗服务网络合作,只能在一个区域进行密集布点,而不是全国撒网。因此,保险公司更可能在某个地区进行小规模的整合,而且其地理覆盖范围不会太大。

其次,局部性还体现在从什么类型的医疗服务机构切入上。整合医疗的核心是需要能提供多层级医疗机构的覆盖,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保险用户能享受到全面的服务并据此进行控费。如果只有基础医疗机构,保险无法对大医院内部进行有效控制,控费难度大大提升,这往往会导致失败。如果只有大医院,对用户在院外的整体健康管理就无法有效推动,也很难收到控费的效果。因此,多层级的医疗服务机构是发展整合医疗的前提。

除了密集的多层次网络,保险用户在这一局部地区有较大体量也非常重要。从美国的发展经验来看,仅仅依靠医疗机构来拓展用户将面临较大的挑战,这是因为发展保险客户需要一定的时间,而早期的投入成本较高,持续的亏损导致很多医疗机构无法坚持下去。很多大型医院网络不得不最后退出自己持有的保险计划,转而与大型商业保险公司合作。对中国的商保的公司来说,选择一个拥有足够体量的优质客户的局部地区是另一个发展的前提。

最后,局部性体现在整合的办法上。收购并不一定是整合所必需的出路。收购需要资金投入,保险公司对医疗服务的管理能力也是未知数,其他国家也不乏保险公司不擅长管理医疗机构最终选择退出的案例(比如英国保险公司BUPA曾经出售了旗下20多家医院而只保留全科诊所等基础医疗服务)。因此,除了直接新建和收购,保险公司还可以有其他局部性方式进行服务的整合,这主要是通过在自有医疗机构内部开发出一整套可以让支付方和服务方都接受的服务、支付和管理标准,让两者在治疗、控制费用以及长期的疾病管理上有更加标准化的合作。

在中国,保险公司自己拥有医院的最大价值并不是仅仅为了在自有医院内控费,而是可以通过自有医疗机构建立合适的价格和成本控制办法、优化的就医流程来为商业保险的会员提供更具价值的服务,并嫁接目前的体制内医疗机构无法提供的医疗衍生服务,比如个性化疾病管理、健康教育和预防干预等措施。

鉴于中国公立医院的优势,通过建立支付和管理标准来推动和自有医疗网络外的公立医疗机构合作,确保商保用户的服务网络足够大,这才能提升用户的使用意愿和满意度。但公立医院的服务主要集中在诊中,诊前和诊后都是断裂的,通过自有的医疗服务网络,保险公司可以为用户提供全链条的服务,这对吸引用户加入保险计划非常有利。

因此,中国到底有没有可能出现凯撒?要完全走凯撒的道路是无法走通的,但在局部式切入是有可能的。符合中国市场需求和医疗基础的整合更有可能是开放性的,但在一个地区拥有密集的医院网络和足够体量的保险用户是发展的前提,这意味着保险公司需要有耐心和足够的资本来完成布局,而这也是符合保险资金属性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