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养老医疗的机会(上):支付依赖政策支持

养老医疗的机会(上):支付依赖政策支持

随着中国进入快速老龄化,医养结合需求增大,多地出台了扶植政策,概括为两个方面,一是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机构的服务纳入医保,另一种则是直接对此类机构进行补贴支持。

上海近日出台扶持政策,全市非营利性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机构且正常投入使用的,最高可获50万元一次性补贴。此外,去年北京出台的《关于加快本市养老机构建设的实施办法》,明确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机构可申请纳入医保定点范围。而截至去年11月,厦门也已经将8家养老机构的内设医疗服务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中国的老龄化有几个特点。一个是快速老龄化, 2013年老年人口数量突破2亿,老龄化水平达14.8%,而2050年则可能有三分之一为老龄人口,老龄化速度远远超过其他国家。第二是空巢老龄化,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发布的2013年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显示,空巢老人已经接近50%。这对老年人护理、精神关怀都带来巨大压力。第三,失能老人和慢性病患者快速增加,2013年我国已经有超过3700万失能老人和超过1亿慢性病老人。

面对这些趋势,中国的养老服务急迫需要一轮快速机构化出现。过去一代的老年人护理很大程度上依赖家庭,那时因为我们还有人口红利,可现在这正在快速消失。独生子女结构导致下来的老龄化不可能依赖家庭成员,必须依靠专业机构。这个市场蛋糕会快速膨胀。

未来的养老服务可能成为基础医疗的重要部分,具备医疗服务能力。核心问题是:老年人的医疗需求大但支付能力有限,养老医疗服务的核心支付方式是什么?机构又通过什么途径来赚钱?支付方问题仍然依赖医保对养老医疗保障的提高。从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老年人医疗都是很难商业化的,大部分要靠政府支持。而对于中国这样本来自费就很高的国家,老年人本身支付能力有限,加上4-2-1家庭结构导致每个子女分摊到4个老人身上的经济能力也是有限的,因此养老和医疗结合的服务未来离不开政府支持。无疑这个缺口也很大,必须要靠更大的投入才能实现。

民营资本在医养结合服务上机会很大,但到底怎么赚钱?首先收入的主体不应该是药品,老年人的医疗需求有很多模糊点,也最容易形成滥用。对内设医疗机构在药品分开上的控制措施是保证服务安全和质量的关键,也是医保费用不会失控的前提。而且,这类医疗机构的规模不会太大,也很难具备老年人慢性病和护理的用药需求,因此把药品拨给第三方是关键。

机构盈利的关键在服务费用。这里分为两块,一个是医疗服务费用,一个是护理费用。这一方面取决于医保对服务费用到底有多大支持。养老服务要机构化,服务费用的提高在所难免,再加上中国未来劳动人口萎缩,会形成一轮医疗服务人才荒,养老上更是如此。供小于求将导致服务费用上涨,如果可以控制好药品的合理运用,在老年人用药这一块上抽掉滥用药和药品价格虚高导致的额外成本,完全有可能把这部分不合理开支弥补到服务费和护理费上,增加医保为养老医疗服务的覆盖范围。

另一块则是可以部分商业化的服务。因为中国一直没有护理险,就算现在推出,也只能保障目前的劳动人群未来养老后需要护理的风险,现在的老年人和已经需要护理的人无法成为享受福利者。但这并不代表现在老年人的护理风险不能被部分商业化。政府可以建立一个在较大的老年人数量下的护理防范基金,用于防范失能的风险。因为老年人极高的风险,以及保障公益性的考虑,这个基金很难由商业机构主导,但可能作为社会保障的一部分,帮助整个老年人群分摊风险,让老年人不至于因为贫穷或者子女无力照顾而得不到护理。但是这样的风险防范基金所需要配套的是严格的管理防止滥用。护理可以说是必须的,但也很容易滋生欺诈骗保,如果要建立这样的风险防控,就必须在风险基金赔付的时候严格核准护理的必须性,这有待于建立一个更加完善的电子病历网络,形成老年人健康档案,并打通基金管理方、医保、养老医疗机构。这个工程的最大困难可能不是风险防控的设计,而是这些不同机构之间的信息互通,以及防止欺诈的措施。

养老和医疗结合以及机构化养老已经是中国的必然趋势。对于投资养老的民营机构,这股机构化浪潮带来的机会很多,包括服务机构的设立,信息化数据互通,人才培训等几个方面。但养老医疗是一个需要政策引导的行业。开放医保,进行政府补贴只是开头,养老医疗很容易被滥用,也很容易滋生猫腻和骗保,因此严格的成本监管是市场健康发展的必须。只有在产品上进行严格管理,才能让真正的核心价值——服务,获得更多的医保支持,同时让服务者获得合理的回报。这样才能促进市场良性循环,把盘子做大。

敬请期待下篇:养老医疗的机会(下):民营资本的机会

http://www.cunfuriji.com/?p=3981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