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多点执业始终不温不火,医院并不乐意医生分出太多精力去别的地方,因为医生是医院维持局面的根本,医生必须保证工作量以及其他相关指标才行。
 
不过,最近各地的一些规定,比如职工绩效差距不可超过3倍,以及对医院限号等措施,都可能会直接影响医生的收入。为了弥补在本院由于各种限制而损失的收入,最可能走穴的好医生可能会通过在其他医院坐诊,获得更高的坐诊费,从而弥补收入损失。但是,这样的走穴是否可以在体制外推动形成一个能够体现医生价值的服务市场?
 
在一个纯粹靠市场推动的环境里,照理说医生应该更希望去那些能体现他们服务价值的地方,比如坐诊费300块的门诊,而不是10块。假如医生的价值只体现在服务上,那么好医生绝对会选择出他们300块门诊的地方就业,而不是10块。但中国的矛盾点就在这里,出10块挂号费的医院拥有300块门诊的机构无法提供的职称、科研等机会,这些是医生的品牌,以及灰色收入的根本。因此人才并不流向服务价格高的地方。
 
因此,在这种非同等竞争的环境下,就算拉高体制外的服务价格,也没有办法促使好的医生往外走。这是中国医疗服务最大的困境。
 
要改变这种状态,根本点还是给体制内和体制外的医生相同的职称、科研待遇,并且把药品剥离医生收入,这样体制内外就有了同等的竞争条件。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下,医生才可能会选择流向能够体现其服务能力的地方,这不仅体现在他们坐诊的费用,还有医院提供给他们的职业发展机会,福利等。医生在就业上才有了选择权和话语权。这样才能形成一个正常市场下,人才往条件最优厚的地方走的趋势。
 
如果这样做,会不会造成坐诊费快速上涨而老百姓看不起病?这样医院就没有了公益性。事实上,开放的市场竞争反而不会导致这样的状态。首先,支付方仍然会规定报销的比例,不同的医院可能因为设施差异有不同的服务价格,但医保必须设定一定范围内的比例报销,如果超出很多,要么是病人自理,要么是商业保险报销,因此价格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自由浮动,条件好的医院可以有一定的溢价,但价格总体有一个范围,既能体现医院间的差别,又能被支付方接受。比如美国的门诊费用根据商业保险计划的不同在40到80美金之间不等,如果有天价服务,支付方不报销会迫使其回归合理价格,或者直接被市场淘汰。
 
第二,天价意味着针对的对象群变小,昂贵医院在任何一个国家只是小市场,要想做大规模,就必须同时考虑定价和客流量,两者的平衡才能达到最好的利润空间。可能会有一小部分医院最后成为昂贵医院,但大部分医院会选择更加大的市场,只要市场可以公平竞争,最终市场的选择会让服务方调整价格。而中国目前的情况相反,正因为现在的体制内外市场不是同等条件竞争的,多点执业才反而可能成为体制外有钱人获得优秀医疗资源的通道,而对普通人这扇门并不开。
 
因此,重新调整服务价格不是放开市场无序竞争,而是引入一定的自由定价,但同时通过支付方设置一个合理的区间,美国的CPT代码为每一个诊断程序包括医生服务定价,这个体系正是为了在市场公平竞争的情况下提供价格指导,在支付方报销的情况下,服务方必须遵循这些定价原则,这些原则总体上可以体现服务方的服务价值以及成本。
 
因此,中国迫切需要一套服务定价体系,可以重新调整医生服务的价值,让服务而不是产品成为医生报酬的决定因素。而做到这一切的前提就是让体制内外有公平的竞争条件,这样才能促使医生自由流动,让好的医生往最好的平台去。
 
话题:



0

推荐

村夫日记

村夫日记

1441篇文章 1次访问 56分钟前更新

以常识为基础,以逻辑为经纬。Latitude Health是一家为大健康领域投资者和从业者提供咨询的机构,主要为医疗行业内的公司提供战略性的咨询和建议。我们的业务主要包括市场分析、战略规划和实施策略以及投资咨询。欢迎关注我们的Wechat:cunfuriji。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