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TELADOC涨价折射远程问诊瓶颈 市场或过于乐观

TELADOC涨价折射远程问诊瓶颈 市场或过于乐观

在发布三季报的同时,美国第一家远程医疗公司Teladoc宣布调高问诊费用,从原先40美元/次调高到45美元/次。继2015年三季度丢失一个重要客户后,Teladoc为应对可能产生的营收预期压力不得不调高了单次诊费,这一举措折射出了美国远程医疗在获得爆炸式增长后的可持续性问题。而Teladoc的股价也再次承压,从上市以来的33.5美元的高位下跌到目前15美元左右的低位,市值只有6亿美元。

Teladoc调价既有自身的问题,也有行业共性。首先,从自身来看,Teladoc长期以来是依赖会员费获得快速增长的,这在其竞争对手普遍不收取会员费的压力下显得尤为不可持续。2015年以来,多家竞争对手在公开场合抨击Teladoc的会费模式。从三季报来看,Teladoc的营收85%来自并未发生事实交易的会费,只有15%来自诊费。这使得其整体营收结构极不合理,风险相对较高。因此,在公司CEO Jason Gorevic表示,将在未来将营收结构改为60比40,此次涨价即是为了提升问诊营收占比的举措之一。

另一方面,从Teladoc的三季报中也可以看出市场共性的挑战。根据三季报的披露,Teladoc的季度营收在200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090万美元相比,增长了83%。截至三季度的会员总数是1260万,比去年同期的810万增长了56%。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高速的增长。但由于只有17%来自实际问诊,Teladoc的季度营收中只有340万来自发生交易的远程问诊,如果按照均次40美元来计算,三季度只有8.5万人次使用了远程问诊。但根据三季报,公司事实上是在三季度共完成了11.7万次的诊断,这说明每次交易只有29美元计入公司的收入。按照之前兰德公司的调研,Teladoc的用户主要是50周岁以下的小病患者。而如果按照每人年均3次小病的几率来看,1260万用户的年均就诊次数在3780万次/年,也即315万次/月。由此可见,只有1.2%的患者在遇到小病的时候会选择远程问诊,即使这一问诊更便捷和价格更低廉。结合2014年的30万次交易和810万会员的数据来看,依旧是只有1.2%的用户选择远程医疗。

从上述简单的分析来看,Teladoc的会员数和问诊次数虽然增加较快,但实际交易的占比并没有增加,这说明远程问诊即使在美国这样政策极力推动和供给相对充裕的市场,用户的习惯和信任度依旧是一个较大的挑战。远程问诊可以极好的解决服务的可获得性并降低费用,而且也能节约上班族的时间,但为何在可以选择使用这类服务的人群中采纳的比例会如此之低?当然,外部因素是不可否认的,比如,已经有家庭医生、工作比较忙碌或线下的应急诊所(Urgent Care)更方便等。但这其中核心的因素还是脱不开用户对远程问诊的信任度。

根据近日Doctor on Demand的CEO在一次会议上的发言,远程问诊中得到差评的往往是那些严格遵循医疗规范的不给病人随便开药的医生。这也再次表明,远程问诊即使在美国也有向所谓的“开药门诊”方向发展。用户只是把远程问诊作为一种获取药物的便捷途径,而不是真正将其作为一种能够为自己进行诊疗解决疾病困扰的有效途径。根据之前兰德公司的调研,远程问诊使用抗生素的比例并不比线下的诊断低。在广泛使用广谱抗生素的情况下,远程问诊很容易导致药物的滥用,反倒可能会推高医疗费用。这是因为在针对某些特定疾病的时候,广谱没有窄谱有针对性,这导致用户使用更多剂量的药物。这无论对用户的药物安全还是医疗费用来说都是有很大问题的。

从这个角度我们也可以很好的理解为什么收取会员费模式的Teladoc能够快速上市,而其他按次数收费的竞争对手却迟迟无法上市,因为实际使用第三方远程问诊的用户并不多,没有市场想象的乐观。Teladoc的此次涨价也将损害其作为雇主和保险公司控费工具的整体竞争力,如果涨价成为常态,将引发市场对远程问诊最终能否控费的质疑,从而损害远程问诊与线下新型诊所的竞争力。

从总体来看,线上医疗服务虽然呈现快速增长,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速。作为价值医疗的有效控费工具,第三方远程问诊的核心用户依旧集中在50周岁以下的上班族,而近来在美国基础医疗巨变的市场状况下,应急诊所、企业诊所和定制化诊所都在高速发展。这类零售化的线下门诊对于上班族来说非常方便,即使在小病领域,线下诊所的检验和面诊的环节是远程问诊所无法比拟的。而且零售化门诊也是价值医疗导向的结果,虽然价格比远程问诊高,但在远程问诊涨价常态化后,线下新型门诊将具有更强的竞争力。因此,从长远来看,第三方远程问诊的发展仍有待进一步观察,其在中长期能否成为市场不可或缺的独立一极或只是未来体系的有益补充还很难判断。

http://www.cunfuriji.com/?p=497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