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HEALTHSPOT倒闭揭示远程医疗发展趋势

HEALTHSPOT倒闭揭示远程医疗发展趋势

就在数个月前还在高调宣布与三星展开合作的远程医疗亭运营商HealthSpot毫无征兆的在2015年底停止了运营,并在2016年初正式申请破产清算。根据破产清算的文件,HealthSpot突然倒闭的原因是其现金流的枯竭。倒闭前的现金只剩下将近9万美元,无法再继续运营下去。根据文件,HealthSpot在过去的三年只有110万美元的营收,其中60万美元是发生在2015年。HealthSpot的资产是520万美元,其中350万美元是库存,主要包括137个远程医疗亭。而其负债则高达2330万美元,其中1000万美元是来自第三大电信运营商Cox Communications的可转债和来自施乐的600万美元可转债。

HealthSpot的倒闭对业界的冲击并不大,但仍值得从中去寻找其失败的原因并对未来的趋势做出分析。远程医疗亭是近几年在美国新兴的一种医疗服务模式,主要安置在超市药店等零售渠道,用户可以直接通过这套设备向医生问诊并获得处方,远程医疗亭希望通过拥有大客流的零售渠道来带动自身的发展。但从HealthSpot的失败来看,这种被动获客的模式挑战极大,无法真正获取足够的用户来支撑自身的发展。即使在2014年获得了2300万美元的风投,HealthSpot仍很快将钱烧完而不得不倒闭。这与另一家老牌远程医疗亭服务商higi相比可以看出端倪。

higi已经在全美将近10000个零售渠道完成远程医疗亭的布点,在2016年1月也刚宣布获得最新一轮的4000万美元的投资。higi的获客模式并不仅仅是来自零售渠道,还来自保险和药企等支付意愿较强的合作方。而且higi还开发了线上的健康管理平台,通过这一平台与线下的布点协同,更多的通过激励计划鼓励用户搜集和分享其健康数据,进一步加强平台与用户的互动,从而推动整个链条的完善,而远程医疗亭只是其整体服务中的一部分,这就大大改善了获客手段单一和缺乏互动的问题。

当然,HealthSpot的倒闭仍揭示了远程医疗自身的短板。首先,医患双方的需求仍不强烈。根据2016年全美家庭医生学会在美国家庭医生杂志上的一份调研报告,尽管有高达78%的医生表示了他们愿意使用远程医疗,仅有15%的家庭医生在2014年使用远程医疗来为其病人提供服务。家庭医生认为远程医疗的主要障碍是缺乏培训、无法获得保险的赔付、设备的成本和可能引发的责任。2015年的另一份调研则显示,只有9%的病人会真正去使用远程问诊。这也可以从全美第一家上市的远程问诊公司Teladoc可以看出。根据测算,Teladoc虽然会员基数庞大,但实际发生的诊次却相对有限,平均可能在3%左右。

其次,按次数付费的远程问诊营收状况并不乐观,不足以支持一家公司单独发展。HealthSpot即使在营收最好的2015年也只有60万美元的收入,比照Teladoc2015年57.5万的诊次只能获得1000万美元左右的实际按诊次计算的营收,HealthSpot最乐观的全年诊次也就在3万次左右,分散到137个远程医疗亭,每天发生次数只能维持在一次左右。作为发展最快的远程问诊公司,Teladoc尚且主要依靠会员费来维持增长,HealthSpot更难获得维持其增长所需要的诊次和相应的营收。

最后,线下的零售化基础医疗正在大规模发展,已经成为远程问诊最有力的竞争对手。由于用户仍对线上问诊心存疑虑,基于零售渠道的面诊更受欢迎,由于大量零售渠道开始布点诊所,他们只会将较差的门店交给远程医疗亭,而将较好的点留给自己的诊所,这进一步挤压了远程医疗亭发展的空间。比如,沃尔玛的快速诊所就诊费为40美元/次,与这个价格相比,Teladoc已经没有什么优势。而且购买保险的用户只需付4美元就可以在零售诊所获得服务,这个价格远远打败了远程医疗。

因此,从HealthSpot的倒闭来看,即使在美国这样获得很大政策推动的市场环境下,远程医疗的发展仍面临诸多的挑战和来自线下的挤压。不过,在未来几年,远程医疗的发展仍将保持高速增长,但增长的的边界和整体市场规模将受到用户意愿度和线下基础医疗发展的巨大影响。

http://www.cunfuriji.com/?p=5281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