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家庭医生实施困境何在

家庭医生实施困境何在

目前虽然有多地尝试家庭医生签约社区居民,但在实际执行的过程中,用户对家庭医生的作用和价值有不少误解,比如认为家庭医生是开药医生,上门医生,或者转诊医生之类。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也有媒体报道因为医生离职、居民搬迁等原因,加上服务互动的不足,造成许多无效档案,完全不能起到健康管理的职责。

事实上,家庭医生应当承担的职责包括三大方面。首先是在病前或者出现一定风险的时候承担预防和教育职责;第二是针对常规医疗问题承担治病职责;第三是当用户遇到基础医疗无法解决的复杂问题时,支持用户在专科、住院以及术后的医疗协同。而包括远程、上门、慢病管理和健康咨询等服务都是嫁接在这三环职责上的。

首先,在病前,家庭医生的职责是目前整个市场上完全缺失的。以体检这一主要预防医疗服务为例,中国用户或者自行决定进行怎样的体检项目,或者由完全没有医学背景的企业HR代为决定,为全体员工购买套餐。事实上,这种模式造成了预算的浪费或者是检查缺乏针对性。由于年龄、病史、家族遗传因素的不同,每个用户需要的体检项目是不同的。一些没有疾病风险因素(如吸烟)的用户可能不需要某些创伤性检查(如CT),而对于另一些高风险用户来说,筛查是有必要的。在美国,筛查项目的决定由家庭医生决定,这是为了确保用户获得最有必要有针对性的检查,而不是由标准化套餐来解决,因为这有可能造成一些人的检查滥用,导致企业医疗预算的浪费,而对于另一些人则意味着检查不足。

其次,在常规医疗问题上,家庭医生直接进行治疗。而目前中国市场上这一环节仍然极不完善。第一,病人对基层缺乏信任度,因此对家庭医生所在的整个板块就缺乏认可,并不相信他们能够解决哪怕是基本的医疗问题。第二,家庭医生与用户并没有建立熟人关系,许多人在不知晓的情况下建立档案,然后再也没有接触到家庭医生的服务,很多人甚至就此失联。第三,家庭医生受制于整个基层药品目录的影响,在很多领域上无法提供病人需要的服务。相比之下,国外的家庭医生不受药品影响,只要能看的疾病,医生开出处方后病人可以前往任何药店购药,因此医生不会因为没有药而失去病人。

最后,在家庭医生在其他医疗机构的衔接上,目前在中国也很难操作。比较来说,美国的专科医院和综合医院会通过基础医疗吸收需要复杂医疗服务的病人,而在术后或复杂治疗之后又会让这些病人回到基础医疗去。在这样的体系下,专科/综合医院与基础医疗不是上下级关系,而是不同的医疗服务领域。他们之间的衔接有助于大医院获得最详细的病人资料,帮助主刀医生做出判断和诊断方案,而在术后也有助于病人长期疾病管理。对于基础医疗来说,这种衔接有助于病人在复杂治疗之后回到家庭医生处,确保用户黏性。

而在中国,医院与基层争抢病人而不是以病人为中心,转诊也多是形式。即便有用户愿意让家庭医生解决常规问题,一旦遇到专科问题或大病,家庭医生会立刻失去病人,前往上级医院之后,病人将重新做检查,建立病史档案,然后获得大医院的资料,这些服务与基层完全是割裂的。

从这些方面来看,中国的家庭医生面临极大的发展瓶颈。不仅用户对家庭医生的理解有偏差,家庭医生也缺乏合适的土壤去发展上面三方面职能。要让家庭医生获得病人信任,需要大量投入来进行培训并增加家庭医生收入,为家庭医生进行预防医疗、慢病管理设置合理绩效,更为关键的是,改善整体家庭医生服务的土壤如药品目录的扩大、对家庭医生服务进行市场教育等,才有可能让家庭医生服务落实。

文章原题为:家庭医生的三项职能及实施困境

http://www.cunfuriji.com/?p=560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