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村夫日记 > 联合健康收购LHC的目标是整合政府医保业务

联合健康收购LHC的目标是整合政府医保业务

2022年3月29日,美国联合健康拟以54亿美元收购LHC集团,含债的总价超过60亿美元。这一收购事件实际上反映的是美国商保公司的政府医保业务持续扩大之后,对整合服务的需求在加大,由于商业健康险对入家护理的覆盖较弱,纯粹的商保公司事实上并没有整合入家护理公司的需求。

 

入家服务与独立养老或辅助养老机构的最大不同是有明确的支付方,从各大领先的入家服务公司的数据来看,Medicare占入家服务支付比例的70%以上。入家服务公司也服务一部分Medicaid用户以及一少部分自费和商业保险用户,但Medicare用户仍然是主要的用户群。

 

这也是在Medicare Advantage排名前两位的联合健康和Humana纷纷并购相关公司的主要原因。2021年,美国第五大商业健康险公司Humana已经从两家PE手中按照81亿美元的估值收购入家护理公司Kindred at Home剩余的60%的股份。通过这笔自身公司史上最大的并购,Humana强化了自身在Medicare Advantage(MA)的护理服务优势。从市场先机来看,联合健康已经落后一步,不过依靠自身巨大的体量,现在并购LHC仍具备较大的优势。

 

美国一共有超过12,000家入家服务公司,入家服务主要由护士上门为用户提供各种专业服务,入家服务提供的服务项目包括:伤口处理、心血管疾病康复、药物更换、疼痛管理、用药管理、患者教育、注射输液等。入家服务的辅助服务还包括远程跟踪和24小时紧急情况警报等。

 

还有一项与入家服务相结合的服务是临终关怀服务,大部分大型的入家服务公司同时也提供临终关怀服务,临终关怀的可以通过上门入家的形式提供,也有一部分因为病人住院,在医院里提供。临终关怀服务90%以上的费用由Medicare支付。

 

CMS每年会设定入家服务的价格,每年价格调整的依据包括多项因素:通胀、人员和服务成本、服务使用程度和需求预测、支付能力等。最近几年对入家服务的支付价格的普遍调整趋势是增长有限,增长除了能够覆盖通胀和成本上涨之外,支付本身其实是收紧的。由于美国的支付方面临资金紧张和老龄化导致支出增加的压力,对入家服务支付收紧这一趋势将长期持续,这将逼迫入家服务公司更严格地控制成本以应对支付收紧。

 

不过另一方面,入家服务从长期来看有量增的优势。支付方在报销比例上已经明显从机构护理导向入家护理,鼓励病人通过入家服务的方式来进行出院后或病后的护理,而不是入住到专业护理机构中,前者的费用远远低于机构。

 

因此,美国入家护理机构虽然持续获得量增,但却面临来自支付方的价格压力,这就需要规模优势来持续压低成本和获得更多业务体量。但Medicare作为医保是不可能去收购入家护理公司并整合市场的,因此,原先入家护理市场始终是高度分散的,没有一家单独的公司的市场份额超过6%。入家服务公司有明显的地方性特征,通过与当地的医院、社区、养老机构、政府机构合作,建立获取病人的渠道,这种渠道非常本地化,因此入家服务公司大部分是区域性的。大型的上市入家服务公司的扩张主要靠兼并当地的入家服务机构来进行,但由于市场极其分散,地方性发展的特征非常明显。

 

不过,随着美国政府将医保交给商保管理的规模持续扩大,通过保险公司来整合入家服务就成为了现实,尤其是拥有大体量MA的保险公司,可以借助自身拥有的医保用户体量来扩大这一业务的规模。这也是继Humana并购Kindred at Home之后,联合健康并购LHC的主要动力。

 

从各家入家护理公司的数据来看,单个机构的服务量上涨能力有限,通常在同店基础上实现3%到5%是成熟公司比较稳定的增长。因为入家护理服务有地理半径和人手的天花板,不太可能在同一个点快速冲量,因此要做大整体服务,只能靠兼并和新业务线来进行。

 

为了在不利的支付方大环境和成本挑战面前保持规模增长,入家服务领域的领先公司均在收购领域非常活跃,借债收购是主要的资金来源。然而,入家服务公司由于依赖Medicare作为主要支付方,而Medicare话语权较强,有3到6个月的帐期,因此会给入家服务公司造成现金流的压力。面对收购带来的资金链承压,出售给现金流充裕且能推动自身做大的健康险公司会是较为理想的选择。

 

因此,联合健康收购LHC主要集中在商保公司管理的政府医保业务,与商业健康险本身的业务缺乏强关联,对中国市场的参照意义很小。因为中国市场并不存在政府将医保保费直接交给商保公司管理的市场机制,商保在医保(包括长护险)的角色只是经办,没有掌控医保保费的能力,也就不存在整合的可能性。

 



推荐 0